頂點小說 > 深淵歸途 > 70 沉湎污濁
  集合所有人花費了不少時間,不過希拉克略既然愿意用這樣的方法那也就說明只有這種辦法。幸運的是這一次進來的人們不管是運氣還是實力總算是夠強,到最后也沒有誰真的在那個虛幻的監獄內出事。

  “原來是這樣”最后一個是出來的是祝沁源,也是所有人中唯一一個把自己衣服殺成了橘白重刑犯囚服的人,幸好她的財寶夠強而且沒碰到什么難纏的囚犯。

  “這樣的話最初那個關于身份的提示有什么作用嗎?”柳云清問道。

  “那是從前的監獄使用的規則,當然現在還有一些用處獄卒和典獄長要獲得舊日篇章會輕松不少,不過也完全無法和囚犯有任何交流?!毕@寺詫㈤T關上,回答道。

  確實,藍荼五個人并不在這里,看起來是早就已經出發了。而陸凝等人作為“囚犯”還得慢慢碰運氣找到舊日篇章離開監獄才行。

  “現在,把你們的舊日篇章拿出來?!毕@寺渣c了點人數,大聲說道。

  眾人都把自己的手冊捏在了手中。

  “這是只有監獄里才使用的物品,一旦你們離開,舊日篇章會自動回到監獄上層中,所以一旦離開,你們就不要想著再回來了。你們已經互相交談過,也都知道它最重要的作用是保證你們在深宮囚牢內的清醒,不過也不光是這一個用處?!?br/>
  希拉克略抬起手指指了指站在最前面的袁捷:“你帶炭筆了嗎?”

  “???”袁捷愣了一下,搖搖頭。

  “給他?!?br/>
  旁邊一名軍盾的士兵遞給袁捷一根小指長度的炭筆,袁捷接過來還是有些發愣。

  “舊日篇章本身作為筆記的功能有三種,這三種功能能幫你們在深宮囚牢里存活。第一,書寫當年的人名,可以得到這本篇章內記錄的和這個人有關的事件記錄,你能補充的人名越多,事件也就越完整。第二,書寫自己的名字,它能為你目前的狀態進行一個總結概括,你們可以以此檢查自己的身體和精神是否完好,身上是否多了什么不知名的隱疾。第三,釋放舊日魔法,如果你們在深宮囚牢內找到類似符號一樣,并且保存完好的圖案,將它描摹在上面,便能得到一個一次性的魔法注意,同一本手冊再臨摹也是無效的,而每個人也只能擁有一本舊日篇章,所以珍惜每個魔法的使用機會?!?br/>
  希拉克略說到這里,環顧了眾人一眼,發現所有人都在認真聽,這才點了點頭:“每個人可以領三支炭筆,如果沒有了,可以使用血液替代,也只有這兩種物品才能在上面寫字。另外你們已經沒有退出的機會了,除非從深宮囚牢離開,才能回到王宮當中。誰還有問題?”

  “請問這三種書寫的效果都能保留多久?”陸凝馬上抬起手。

  “前兩種大約維持五分鐘,而魔法在你使用完畢之前會一直都在?!?br/>
  “可是我的手冊只有二十頁?!标懩f。

  “那就意味著你有二十個位置注意,一張紙上只能使用一個功能,如果你們因為亂用而導致功能區不夠,很可能死在那里?!毕@寺宰呦騻魉完?,捏起一片綠色的火苗丟了進去,傳送陣很快就散發出了陰森的藍綠色,不斷閃爍起來。

  “和監獄里一樣,深宮囚牢進去后也是隨機落點,不過不會再有任何限制。之前那五個人已經先行一步了,你們如果準備好了的話也能出發?!?br/>
  “一般需要多久?”袁捷急忙問。

  “那要看你運氣多好了?!毕@寺载撌终镜搅艘慌?,“如果你們狀態沒有問題,軍盾就不會管你們。如果你們在底下沾染了什么壞東西,就別怪我的士兵當場格殺了?!?br/>
  “那么咱們出發吧?!边B筆生挑了挑眉,“畢竟也沒得選,使我們自己要進來的不是嗎?”

  “走?!弊尩谝粋€邁步走向了傳送陣。

  墜落感

  “這鬼地方怎么怪物這么多的?不對,這里好像已經不是同一個地方了?”

  一個混合著回響的聲音回蕩在漆黑的地下,緊接著,金色的火開始展開,破碎的翼被盛燃的火重新填滿,同時人的身上也泛起了火光,金焰螺紋沿著她手中的長槍盤旋而上,在槍尖的位置形成了如同蛟龍盤繞的形狀。

  晏融的雙瞳也在燃燒,她完全不明白自己現在跑到什么地方來了,她只記得自己在破碎鏡墟里一路殺死了不知道多少怪物,每殺死一只怪物,自己和自己的財寶似乎都多了一分完整。漸漸的血光變成了血焰,血焰鍍上了金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經歷了多長的時間,也不知道這個場景是否已經結束。

  “好像是地下深處?!标倘谡樟了闹苤笞屑氂^察了一番,“古堡還是什么?全是石頭,破碎鏡墟那地方至少比這里亮嗯?”

  她輕輕甩了一下長槍,一粒金色火焰命中了角落里剛爬出來的一團黑塊,立刻將它炸成了碎片。

  “這里還是有怪物啊,剛剛那只倒是挺弱”晏融走近了一點,看了看那些還在蠕動的肉塊,反而是有些見怪不怪了,等著金焰將它們燒光后才抬頭看了看四周。

  “空氣很糟糕,有種令人不舒服的味道。還有點別的什么感覺像是精神擾亂?啊怎么偏偏我沒見過暗黑賢者”

  晏融煩惱地抓了抓頭發,周圍的道路四通八達,她很快就放棄了尋找正確道路的打算,隨便選了條路就走了過去。

  在金色的火光徹底消失之后不久,陸凝便出現在了這里。

  “怎么有種灼燙的味道?這里發生過火災嗎?”她一邊咕噥著一邊打亮了火焰。

  確實沒發生過什么火災,不過是有種味道而已,空氣條件似乎也不是很好,周圍都是石頭柱子和高大的隧道,雖然說是囚牢,可實際上卻更像是大教堂一類的樣式。

  她拿出舊日篇章,先寫了自己的名字。

  陸凝黑刻。

  身體狀態:好

  精神狀態:好

  意志狀態:堅定

  正面狀態:無

  負面狀態:無

  環境狀態:毒素瘴氣、心靈扭曲、壓迫意志。

  “算好事吧?!标懩龑@個糟糕的環境本來就不抱什么指望,深宮囚牢恐怕早就變成了這個世界的另一個地獄了,這些外部狀況還沒影響到自己就算是好的。

  她走進了一條有許多格子窗的走廊,雖然說是格子窗,可是從窗口向外面看去只有黑,連火光都照不到外面。陸凝懷疑這里根本就是某種異空間,可惜無從求證。

  走廊不長,她來到了一間有很多椅子的方形房間內,房間墻壁的一個凹槽中嵌著一個粗劣的神像,讓這里好歹看著有點像是個禱告室了。最前排的椅子上擺著幾個石雕,勉強雕成了人在禱告的模樣,也是粗制濫造,甚至連五官都沒刻。

  就在這時,陸凝看到自己那還沒消失的狀態中,正面狀態忽然從“無”變成了“聆聽神言”,緊接著她的頭腦忽然變得一陣清明,心中對自己接下來要走的路也充滿了信心。

  “這究竟是不是正面狀態???”陸凝皺起眉,憑著忽然昨日的情緒壓制她很快就把這股心血來潮的勁給壓了回去,可光是進了個房間就會受到如此影響,而如果剛才不是她看到了手冊上的變化,恐怕還會以為是自己的想法。

  思慮片刻,陸凝決定先試試,她按照自己那股突然出現的自信所指點,往禱告室右側走了過去。穿過一扇已經只剩下門框的門,她發現自己走進了一間用很多兵器裝飾起來的屋子,被武器架所圍著的地方是個和柔道場地差不多大小的圈,自己要么將這些武器架都推開,要么就沿著唯一留出來的路走進那個圈子里面。

  “哪里不對?”陸凝盯著這么明顯的陷阱,還是先思索了一下。

  首先深宮囚牢的安靜程度有些超乎想象,她來之前是做好了面對群魔亂舞到處危機的準備的,然而自己除了一點空氣污染以外什么怪物都沒碰到。其次是這個結構設計實在不像是現實中的任何建筑,換句話說所謂的深宮囚牢應該完全利用記憶呈現,更極端一點或許這個囚牢本身就是一件財寶。第三,她回頭看了一下,剛剛通過的門后已經模糊不清了,她試著走回,但只能觸碰到一片黑暗。

  陸凝沒有碰那些武器架,而是走到了圈子中。當她整個人踏進去的瞬間,背后的武器架忽然咔啦一聲合攏了,天花板上投下了白光,一個非常模糊的人影出現在她的前方,雙手舉著一把劍和一把刀。

  你喜歡用劍還是用刀?人影發出了非常兇惡的吼聲,只是聲音垂垂老矣,根本沒有任何威勢。

  “劍,我喜歡走輕快的路線?!标懩S口說道。

  但你佩戴的是刀!

  “它們的輕快可不比劍差,要試試嗎?”

  說完這句話,陸凝便瞬間拔出短刀,那個人影也瞬間凝視,刀劍劈落,在短刀上砍出了兩蓬火花!

  一個交手中,陸凝就發現對方的力量和自己相差不多,不過技巧略強。

  兩次招架之后,陸凝馬上轉手按下長刀刀柄,利刃在兵器架之間穿梭,迅速繞向了人影背后,人影的反應也很快,反手用劍挑飛了背后襲擊的幾枚劍刃,甚至冷哼一聲,刀鋒上猛然聚集了大量的白色氣流,陸凝耳邊也聽見了風吼陣陣,在這樣的小環境下根本沒辦法躲避,不過她也沒準備躲避。

  砰砰砰!

  元素手槍在陸凝手中連環開火,這個能藏在袖子里的精致武器要的就是一個快,人影還沒完成聚氣,便被各色元素炸裂的光芒吞沒,那即將成型的狂風也化為亂氣流吹散開來,兩把刀劍當啷落地,慢慢變成和塵土一樣。

  “槍這東西遠近都能打不是更方便?”陸凝蹲下檢查了一下,發現兩把武器真的變成了土,沒有什么收獲。不過另一個兵器架緩緩挪開,給她讓出了新的路。

  “嘖?!?br/>
  她只能繼續往前走了。

  這個深宮囚牢與其說是囚牢,倒不如說是個會遭遇各種離奇事件的地下城,她懷疑這些都是國王處理那些災難的所見所聞,什么會給你端上一碗不知名食物的惡魔廚師,長著七只手會問你七個問題的雕像,一面涂了一大堆涂鴉的墻壁就那個墻壁還浪費了陸凝快半個小時在舊日篇章上畫了一遍,結果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偶爾會需要戰斗,卻也不是那種敵我差距懸殊的,陸凝覺得甚至還不如屠夫的水平。

  當她來到一個擺了一張沙發和一張茶幾的六邊形房間后,發現什么都沒發生,而除了自己來時的路還有五個門,陸凝干脆在沙發上坐下,仔細想著一路的所見所聞,有些謎題還有點難度,不過即便無法憑智慧破解也能硬闖,一路可以說有驚無險。

  “但是總覺得怪怪的”她取出舊日篇章,再次寫下自己的名字查看了一下。

  陸凝黑刻。

  身體狀態:普通

  精神狀態:惡魔偏移、敞開心扉

  意志狀態:疑慮

  正面狀態:聆聽神言、符親和、孩提回憶、死亡預警

  負面狀態:精力枯竭、混亂心智、污濁侵蝕、走向絕望、血腥狂熱

  環境狀態:碎心瘴氣、惡魔低語、靈魂穿刺、意志崩潰、致命幻象

  “”

  陸凝揉了揉眼睛,然后又看了一遍,確定自己沒看錯。

  她倒不是會因為這個而驚慌的人,反正那一堆狀態她又不知道具體是什么效果,在這里擔驚受怕還不如分析一下來歷和目前的狀態。根據希拉克略所說,如果在這里出事的話估計也會化為怪物,但舊日篇章能讓人保持理性。至少她現在多了那么一堆聽上去嚇人的狀態卻依然沒感覺出什么不正常來,或許要擔心的是另外的隊友。

  “先解決問題?!标懩崛〕鲆化B照片,她自然是將經過的每個房間都拍攝了下來,無論那些房間之后消沒消失,忽然昨日記錄的都是她的經歷,不會隨之消失。她研究了一下那些照片,第一個能確定的就是這里的房間確實不呈正??臻g分布,否則早就重疊到一起去了,而第二個則是各個房間之間互相有所關聯。

看過《深淵歸途》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