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一世劍仙 > 第八十五章 海棠山主

第八十五章 海棠山主

  秋殺的氣息逐漸濃郁。

  一場飄飄灑灑的秋雨始終沒有止息。

  李夢舟坐在破落巷小院屋檐下的門檻上,望著雨珠連成線,在他眼前墜落,啪啦啪啦地聲音很是讓人舒服。

  “轉眼便已入秋啊?!?br/>
  這個時節正是他決定走出樹寧鎮,朝著都城出發的時候,也是行走在推開玄妙之門的路上。

  恍惚間,離開樹寧鎮已經一年之久。

  也不知道小富婆王盼兒和崔債大哥現在如何了。

  還有在花城的林少云和莫蓮。

  奈何沿天河的路上,并不會經過花城,否則李夢舟真想回去瞧一眼。

  遺憾的是,白虹鎮里有簡舒玄要殺他,雖然簡舒玄在跟蕭知南打過一架后,便沒有了動靜,但若是李夢舟繞遠路去花城,簡舒玄肯定也會跟著,保不準會給林少云帶去麻煩。

  哪怕繞一下路并不算什么,但李夢舟身邊處處都是危機,林少云雖是武夫,但歸根結底也只是普通人,若是牽扯上修行世界的事情,那無疑是滅頂之災。

  就算姜國有修行者不能殺害普通人的律法,但也沒辦法完全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而且江湖武夫在嚴格意義上也不算普通人,山門修士倒是好一些,山野修士可不會有太多顧忌。

  雖然李夢舟不覺得簡舒玄會拿林少云做威脅,但他也不敢去賭。

  誰知道除了簡舒玄之外,暗地里是不是還有其他眼睛在注視著他。

  而在等待趙三刀把刀鍛造出來的期間,李夢舟最迫切的還是希望能夠在孤山客的指點下,讓修為更進一步,否則這份機緣便浪費了。

  蕭知南在孤山客的指點下,雖然依舊沒有跨過五境的門檻,但也已經很接近,剩下的就是純粹看她自身的悟性了,跨過五境那道門檻,或許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近些日子里,白虹鎮貌似又多了不少江湖人士和修行者,皆是風塵仆仆的樣子,但由于白虹鎮里本來就有很多江湖武夫和修行者,便也沒有人特別在意這些事情。

  但李夢舟卻隱隱嗅到了一股肅殺之氣。

  這些突然涌來白虹鎮的江湖武夫和修行者,必定來者不善。

  在李夢舟或刻意或無意的觀察下,他發現那些江湖武夫大部分都聚在一起,而他們手里握著的全是刀,就連那些修行者也都是使刀的。

  白虹鎮里突然涌來這么多刀客,李夢舟第一時間自然就聯想到了趙三刀的身上。

  哪怕白虹鎮在姜國知曉的人不多,可趙三刀畢竟曾給趙無極鍛造過刀,也曾被宗師盟和江湖人士爭奪,在尋常百姓的印象里,或許白虹鎮很偏僻,也沒有什么名氣,多數都被忽略,可在清楚趙三刀本事的江湖人眼里,白虹鎮絕對不是陌生的。

  趙三刀以鍛刀出名,那么現在有很多刀客來到白虹鎮,理所當然會跟趙三刀有關。

  只是李夢舟沒想到,居然也會有修行者來找趙三刀。

  只因趙三刀在全身心的幫李夢舟鍛刀,根本不見客,那些江湖刀客也沒有過分打擾,或許也是礙于趙三刀在江湖上的名氣,若非必要,便也不愿輕易去得罪。

  但這只是暫時的。

  趙三刀一生中鍛造出了三把寶刀,非是他總共只鍛造出了三把,而是有三把刀與眾不同,皆是在他能夠觀想到天地靈氣后鍛造出來的,附含了靈性的刀,自然不再是凡品。

  而運用天地靈氣來鍛造寶刀,對精神也會有很大的消耗,雖然趙三刀一直都沒有停止自己打鐵的事業,但尋常時候都是沒有運用天地靈氣,鍛造一些百姓用得著的東西,做著跟尋常鐵匠沒有區別的活計。

  他那第三把刀是月前才剛剛鍛造出來的,現在是江湖人聞風而來,但李夢舟卻很清楚,趙三刀那第三把刀已經被銷毀了,而這第四把刀是屬于李夢舟的,在這些涌來的刀客弄清楚情況后,肯定會爭奪那把刀。

  對此,李夢舟雖然很無奈,但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刀讓出去。

  還有大約十日,那把刀就會被鍛造完成。

  到時候白虹鎮里必然要變得很熱鬧。

  在李夢舟苦惱的時候,秋雨紛紛里,白虹鎮再度來了很多穿著不同服飾,有男有女的年輕人。

  他們皆撐著傘,手里也都握著劍。

  握著的劍不一定是劍修,但他們一行人里面卻有劍客。

  一位縱然下著雨,卻依舊撐傘看書的青年男子。

  這般人物,莫說在姜國,整個世間都是少有,他當然便是梨花書院的北藏鋒。

  “白虹鎮里倒是透著些怪異,修行者和江湖武夫的數量甚至隱隱有超過普通百姓的趨勢?!?br/>
  跟北藏鋒并肩而行的謝春風略有疑惑的說道。

  謝寧撇嘴說道:“都是些二境小修士,雖有達三境者,但真正的高手沒有五指之數,像白虹鎮這種方圓沒有人跡的鬼地方,也就只有野修愿意來?!?br/>
  北藏鋒神情平靜地低頭看著書,但他的聲音卻緊接著響起,“鎮子里有不止一位跨過四境門檻的修士?!?br/>
  謝春風和陸九歌自然也覺察到了,面容都有些肅穆。

  謝寧微微一怔,便也沒有再說什么。

  他雖然發憤圖強的刻苦修行,進步可觀,但也至今沒有跨過四境門檻,自然感知不到白虹鎮里真正隱藏著的修行強者。

  “這里有劍修!”南笙低聲輕呼。

  她也是跨過四境門檻的大修士,雖然境界尚且不穩定,但也遠比謝寧看得清澈,而且蒹葭苑本來便與離宮劍院很友好,對于劍修獨有的氣息并不難察覺到。

  他們初到白虹鎮,也沒有直接神游探知,純粹是感知鎮子里的修士氣息,便也發現了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情況。

  “看來這白虹鎮還真不簡單,只因位置偏僻,倒是被忽略的太狠?!?br/>
  有梨花書院的弟子點燃了尋蹤香,此時上前朝著北藏鋒說道:“師兄,這鎮子里好像沒有山外人?!甭劼牬搜缘娜私允且徽?。

  陸九歌思忖片刻,說道:“我們得到消息趕來此地,雖然花費了不短的時間,但山外人應該不可能這么快就撤走,而且看白虹鎮里的情況,如此多的修行者聚集,山外人不可能放任不去掠奪?!?br/>
  這也是讓得謝春風他們沒有想通的。

  他們從都城出發,一路上沒有放過任何可能存在山外人的城鎮,就連深山里的村落都特意跑一趟,所以他們手里的尋蹤香也消耗的很快,但一路上誅殺的山外人其實數量也并不多,雖然整個姜國境內肆虐的山外人加起來也不過數百,可主要原因還是在于李夢舟和蕭知南也是走得這條路線。

  雖然是一路直行,而且抱著后面肯定還會有人經過,便也沒有特意去那些漏掉的城鎮里搜尋,但也算解決了不少山外人,跟在后面的北藏鋒和謝春風,遇到的山外人當然也不會太多。

  坻水郡是蒹葭苑的地界,除了單獨行動的月從霜,和陸九歌、南笙一行,別處自然也有其他蒹葭苑弟子,既然確信白虹鎮里有山外人,便不可能無緣無故消失,想來這期間必然發生了什么事情。

  因未曾神游探知,倒是不易被人發現,但似北藏鋒和謝春風這般天才人物,自然也容易被旁人感知到。

  一直潛藏在白虹鎮暗處的簡舒玄便注意到了他們。

  在坻水郡他最忌憚的當然便是那位蒹葭苑的海棠山主了。

  五境大物的神游意識自然是很遠的,都城和坻水郡的距離也能一眼望見,也就意味著,其實薛忘憂只要愿意,是能夠神游坻水郡的,海棠山主身在坻水郡,當然也能神游都城。

  而白虹鎮自然也在神游的范圍里。

  簡舒玄之所以選擇在白虹鎮里對李夢舟出手,且認為都城里沒有人察覺得到,非是因神游距離的問題,而是白虹鎮容易被忽略,哪怕是五境大物,也不可能時時刻刻注視著整個世間,而是想要看哪里,神游意識便直接抵達,沿途很多事情是很容易被忽略的。

  前有天樞院暗探在,能夠及時回報李夢舟所在的位置,而白虹鎮里沒有天樞院的暗探,都城便也沒有辦法得知白虹鎮里的情況,就算想要神游到此,也找不到準確的目標。

  可但凡白虹鎮暴露在蒹葭苑海棠山主的眼睛里,那簡舒玄就很難明目張膽的做些什么了。

  薛忘憂的年紀大了,視野有些模糊,或許就算明知李夢舟在白虹鎮,他也看不真切,但海棠山主不然,況且白虹鎮就在坻水郡的極外圍,不管有多靠外,終究是屬于坻水郡的,只要海棠山主想,她隨時能夠看到白虹鎮。

  海棠山主的眼睛在坻水郡無處不在,可不只是說說而已。

  主要在于看運氣好不好,畢竟若沒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海棠山主也不可能時時刻刻注視坻水郡的每個角落,而像白虹鎮這種地方,若非有山外人的事情,海棠山主怕是永遠都不會注視到這里。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是在尋找坻水郡里山外人蹤跡時,海棠山主觀察了坻水郡里每個角落,才注意到白虹鎮的存在。

看過《一世劍仙》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