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祖傳開掛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縣城探學

第五百九十七章? 縣城探學

  “那行!就大后天,顏兒你記得先給我家侄兒留個號,到時候我們一定早點來?!?br/>
  希婉顏點頭,應了生“嗯”之后,便借口還要趕時間,拉著勤玉蘭走了。

  前往縣城的巴士上,希婉顏母女倆坐在靠著的雙排座位上,勤玉蘭看著希婉顏欲言又止。

  希婉顏覺察到她的眼神,問道。

  “媽,怎么了,您有什么事要跟我們說嗎?”

  看到女兒已經主動開口,勤玉蘭干脆湊到她耳邊,輕聲道。

  “顏兒,以后若是碰到一些不合適的病,要不咱就不接了吧?”

  希婉顏神情呆愣“不合適的???媽,您指的是那種???”

  勤玉蘭臉色微紅“還能是什么,就像今天你阿峰嬸子說的那種?!?br/>
  阿峰嬸子就是剛才拉著希婉顏母女倆說好長一通話的婦人。

  希婉顏突然福至心靈,明白勤玉蘭是什么意思,有些哭笑不得地道。

  “媽,您這是想到哪里去了,那不過是個一歲多的嬰兒,我給他看病,有什么不合適的。再說了,在醫生眼里,病人是沒有性別的,不管男女,在我們面前都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病人?!?br/>
  勤玉蘭看到希婉顏那不以為意的神情,有些焦急了。

  “你這孩子,媽還能害你不成,我不管你們醫生眼里怎么看,但在我眼里,你就只是我的女兒這么一個身份,我不想我的黃花大閨女去看什么辣眼睛的東西,也不想你去碰什么惡心的東西,你明白嗎?”

  說著,她的語氣變得很嚴肅,表情也很認真。

  希婉顏也不由得端正坐好,臉上也露出一副乖巧的表情,不過,還是問道。

  “那媽您的意思是,讓我不給阿峰嬸子的侄兒看病了?”

  勤玉蘭被她的話問得一愣,隨即說道。

  “你阿峰嬸子侄兒那樣的嬰兒你可以看,再說了,你都答應人家了,難道還能反悔不成?顏兒,媽說的是,媽不想讓你接觸的是,是……是成年的異性,你懂嗎?”

  希婉顏懂,不僅懂她說的是什么意思,也懂她一片為自己這個女兒考慮的心。

  雖然不是很贊同她的想法,但希婉顏想著,如果一個男人,也不一定是成年的,只要是知道稍稍有些羞恥心的男的,不管是少年,還是中年、老年,應該都不會找她這么一個女生給看那種勤玉蘭口中不適合的病吧。

  所以,她很痛快地點頭“媽,我懂了,以后不會給人看那些不合適的病?!?br/>
  看到女兒聽進了自己的話,勤玉蘭表示很欣慰,笑著幫希婉顏把額前的碎發給別到耳后。

  車子很快到了縣城,在車站下車后,希婉顏母女倆沒有馬上去找希逸文,這會兒還不到放學的時間,希逸文肯定還在上課呢。

  她們不想去打擾,也沒有打算去希士良工作的地方探班,所以就在縣一中所在的那條街上逛一逛,等學校放學之后,再去探望希逸文。

  大概十一點半的時候,兩人才來到一中門口。

  上午的最后一節課要到十一點四十五分才下課,母女倆也沒急著到門衛室詢問、登記,而是等到差五分鐘才下課的時候,在校門衛處登了記。

  之后,希婉顏便帶著勤玉蘭去找希逸文班級所在的教室。

  希婉顏半年前才從這個學校畢業,對學校高二各個班級所在的位置非常熟悉,所以,當她輕車熟路地帶著勤玉蘭站在高二六班后門附近的時候,距離放學時間還要一分鐘呢。

  不過,這么個時間點,教室里除了少數幾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在認真聽講的同學仍舊心無旁騖地翱翔于知識的海洋之外,大部分同學的心已經飛出了教室,跑向食堂、宿舍、學校小賣部等各處。

  所以,希婉顏母女剛在后門站好,便被教室里的同學發現了。

  母女倆的顏值都很高,希婉顏自不必說了,膚白貌美,青春氣息靈動,絕對是各位少男門心中的女神。

  勤玉蘭自從當年得到巨蛋液的造化,容顏返青之后,這些年又經常受希婉顏搗鼓回來的東西滋補,模樣更顯年輕,要不是刻意穿著上了年紀的衣服,以及她的眼神里透出的歲月沉淀,說她跟站在一旁的希婉顏年齡相仿也是有不少人相信的。

  饒是如此,母女倆這么一站,人們也不會把她們看成是一對母女,而是一對姐妹。

  “叮鈴鈴~”

  里頭的人還來不及交頭接耳,下課的鈴聲就響了。

  一時間,教室里的人頭聳動,“神獸們”坐不住了,科任老師將剩下的內容三兩句講完,便給“神獸們”放閘了。

  不過,今天高三六班和隔壁五班放學的姿勢好像不對,往日隨著老師宣告下課便一股腦兒蜂擁而出的各位少男們突然扭捏了起來,推推嚷嚷的,有了連教室都不敢出,有的就算出了教室也不敢往后門這邊走,當然,從前門出來之后,他們也不直接從那個方向離開,而都齊刷刷地往這邊或光明正大、或遮遮掩掩地看。

  倒是女生們仍如往常一般,該干嘛還是干嘛,只是在路過希婉顏母女的時候,刻意放緩了腳步,偷偷往兩人身上多瞄了一眼。

  “媽、妹妹!”

  “是希婉顏同學嗎?”

  就在這時,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希逸文擠開人群,快步往希婉顏母女這邊走來。

  一個抱著兩本書的年輕男老師也往這個方向走來。

  希婉顏給了看到她和勤玉蘭之后,臉上幾乎要開出花兒來的希逸文一個淡定的眼神,便扭頭看向走過來的老師。

  認出來人,她稍稍愣了一下,隨即腦子電光石火之間,想到了什么,臉上露出一個得體地笑容,向對方微微鞠躬,恭敬地道。

  “蒙老師好!”

  勤玉蘭一聽女兒跟對方打招呼,也不理會兒子了,也趕忙過來跟已經走到他們跟前的年輕老師打招呼。

  “蒙老師您好!我是希婉顏和希逸文的媽媽?!?br/>
  年輕的蒙老師聽到她的自我介紹,表情明顯一愣,隨即笑道。

  “希媽媽,您好!我叫蒙華逸,以前曾經有幸教過您女兒希婉顏,是她高一的班主任,現在也是希逸文班級的化學老師?!?br/>
  得知對方竟然都教過自己的一對兒女,對蒙華逸笑得更真誠了,連連感謝他對兩個孩子的教導和栽培。

  蒙華逸很隨和,對于勤玉蘭的謝意,沒有過多推卻,也沒有全部貪功,兩人聊得十分愉快。

  聊著聊著,蒙華逸轉過頭來看向希婉顏,笑著道。

  “都說女大十八變,上了大學之后,希婉顏同學的氣質和樣貌變得越發好了,剛才要不是因為好奇那群學生在看什么而往這邊多看了兩眼,還真沒把人認出來?!?br/>
  他的話,不知道是對勤玉蘭說的,還是對希婉顏說。

  希婉顏往勤玉蘭那邊看了一眼,發現她只是笑瞇瞇地看著,并沒有要說話的意思,便知道了她的想法。

看過《祖傳開掛》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