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罪鋒鎮魔行 > 第0329章 老姜彌辣

第0329章 老姜彌辣

  耳聽芙蓉姑娘語帶戲謔,連八方著實氣得須發皆顫,芙蓉姑娘似乎猜到他的心思,當下輕輕一笑道:“想必連老爺子是被戳到畢生痛處,所以才失了分寸,那可要奴家解開你的穴道,咱們再來比過?”

  連八方勉強壓下心頭不忿,悶哼一聲道:“不必了,老夫輸得心服口服?!?br/>
  芙蓉姑娘莞爾道:“不錯,連老爺子還有點梟雄氣概,那么依照江湖規矩,奴家有理由取了你的性命吧?”

  連八方長嘆一聲道:“的確,老夫非但知道你的底細,還不自量力跟你動手,你大可趁機殺掉老夫,再拿老夫的人頭討好樊飛?!?br/>
  芙蓉姑娘抿嘴一笑道:“哦?看來連老爺子早有覺悟,那你今夜是特意跑來成全奴家嘍?”

  連八方黯然道:“老夫如今落得眾叛親離,與其惶惶如喪家之犬,倒不如就此作個了斷?!?br/>
  芙蓉姑娘難得露出認真的表情,沉吟片刻方淡淡的道:“連老爺子,若非奴家有絕對的自信,恐怕真要懷疑你是他人假扮的了?!?br/>
  連八方苦笑一聲道:“老夫雖然學過一點粗淺的易容術,但你畢竟跟萬應心教的教皇鳳君卿情同姐妹,所以老夫豈敢班門弄斧?”

  芙蓉姑娘微微一笑道:“既然連老爺子這么清楚利害,那你唱這一出是為什么?奴家可不是三歲孩童,絕不相信你是大徹大悟?!?br/>
  連八方略一遲疑,隨后鄭重其事的道:“請姑娘先告知老夫,你跟樊飛是否還有瓜葛?”

  芙蓉姑娘心下有譜,不置可否的道:“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

  連八方干咳一聲道:“如果姑娘跟樊飛還有瓜葛,老夫今夜自然完納劫數,但如果事實并非如此,姑娘也不必急著取老夫的性命,以免反而惹禍身啊?!?br/>
  芙蓉姑娘輕哼一聲,意似不屑的道:“連老爺子是在威脅奴家么?畢竟奴家的身份不足為外人道,今夜若不將你殺掉,奴家豈不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連八方趕忙正聲道:“姑娘多慮了,你我往日無寃、近日無仇,老夫豈會故意坑害你?”

  芙蓉姑娘哂然道:“既然往日無寃、近日無仇,連老爺子為何欺門來,對奴家喊打喊殺?”

  連八方大為尷尬,勉強隱忍著道:“老夫此來原本只為試探,若非姑娘欺人太甚,老夫怎會惱羞成怒?當然老夫行事也有不妥,失禮之處還望姑娘海涵?!?br/>
  芙蓉姑娘見連八方態度尚可,轉念間收回那張錦被,一面披在身,一面悠悠的道:“連老爺子這番試探,代價可真不小,即便奴家本來沒打算為難你,現在卻忍不住想拿你的人頭向小俊哥獻寶了?!?br/>
  連八方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炯炯的道:“先前唐突之處,老夫自認理虧,但若沒有足夠的試探,老夫實在不能放心跟姑娘合作?!?br/>
  芙蓉姑娘失笑道:“合作?連老爺子當奴家是傻瓜嗎?你們這幾個魔教余孽,如今都好似疫鬼瘟神一般,奴家避之唯恐不及,又有什么理由跟你們合作?”

  連八方神色一整,壓低聲音道:“姑娘錯了,合作范圍僅限你我,沒有第三人?!?br/>
  芙蓉姑娘微訝道:“哦?難道連老爺子跟策師大人的合作已經破局了?”

  連八方冷笑一聲道:“原本便是虛偽的合作,哪來破局的說法?老夫不敢自夸智計過人,但還沒蠢到跟濮陽尚這種人真心合作?!?br/>
  芙蓉姑娘嘻嘻一笑道:“連老爺子這一把年紀,果然沒活在狗身,可是‘你’或者‘你們’,對于奴家而言,有什么區別呢?”

  連八方訕訕的道:“老夫總歸不像濮陽尚那么毫無底線,何況老夫有足夠的自信,今日在此開出的價碼,足以令姑娘為之動心?!?br/>
  芙蓉姑娘媚眼斜乜,吃吃低笑道:“連老爺子的自信究竟從何而來?奴家眼下除了床笫之間的那點私事,便再沒什么別的需求,連老爺子能滿足奴家嗎?”

  連八方老臉一紅,忍著氣道:“姑娘功體被廢,想必從來都沒放棄尋求恢復之法吧?雖然你如今已經退隱江湖,但難保沒有東窗事發的一天,到時候可并非人人都像樊飛那么開通?!?br/>
  芙蓉姑娘嘆笑一聲,緩緩搖頭道:“奇經八脈一同損毀,即便大羅金仙都未必有轍,奴家又豈敢奢望還能恢復?不過以奴家的手段而論,自保足稱綽綽有余,連老爺子真是多慮了?!?br/>
  連八方不以為然的道:“姑娘何必自欺欺人,老夫在此鄭重承諾,只要你我這次合作愉快,姑娘的功體便可恢復如初,到時候你不但真正自保無虞,甚至還有機會重現當年的輝煌?!?br/>
  芙蓉姑娘面現譏哂的道:“連老爺子真是好大的口氣,奴家只知道你在用毒方面頗有手段,卻不知你在醫術方面也有這等造詣?!?br/>
  連八方打個哈哈道:“老夫自然沒有逆轉造化的能耐,但有一樣東西可以?!?br/>
  芙蓉姑娘心中一動,蹙眉沉吟著道:“東西?世雖然有不少珍奇藥物,但沒有哪種可以重塑經脈吧?”

  連八方面現得色,慢條斯理的道:“那是因為姑娘忘了一件東西——地冥皇脈,九竅心血?!?br/>
  芙蓉姑娘為之一愕,隨即搖搖頭道:“我說連老爺子,你這玩笑可開大了,地冥魔族銷聲匿跡已經超過一甲子,更何況是一向人丁稀薄的地冥皇脈?難道你想攛掇奴家去定世山跳洗心潭嗎?”

  連八方游目四顧,壓低聲音道:“姑娘無須懷疑,如今天下除了老夫之外,恐怕再沒任何人能提供給你九竅心血的下落,只要姑娘愿意跟老夫合作,九竅心血注定是你的囊中之物?!?br/>
  芙蓉姑娘笑容稍斂,眸光轉動間淡淡的道:“連老爺子言之鑿鑿,但奴家怎知你不是信口開河?”

  連八方一正色道:“老夫怎敢欺騙姑娘,姑娘若是心存疑慮,老夫可以當天立誓?!?br/>
  芙蓉姑娘不禁哂然道:“行了吧連老爺子,倘若奴家還相信賭咒發誓那一套,這一把年紀豈不是白活了?如今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么痛快說出九竅心血的下落,要么以后什么都不必再說了?!?br/>
  說話間芙蓉姑娘的纖掌已經按在連八方心口,只須勁力微吐,便能讓他立斃當場。

  連八方大大一滯,心念電轉間輕嘆道:“姑娘如此強勢逼迫,老夫若是輕易屈服,那以后才真是什么都不必再說了?!?br/>
  芙蓉姑娘微微一頓,終是莞爾道:“連老爺子果然年老成精,知道若是隨便捏造,必定逃不過奴家的法眼。呵……那不妨說來聽聽,要奴家怎樣配合,你才肯說出九竅心血的下落?”

  連八方暗暗松了口氣,當下干咳一聲道:“老夫自然不敢捏造事實敷衍姑娘,但只要姑娘配合老夫殺掉岳嘯川和蘇琬珺,老夫便自愿說出九竅心血的下落,幫助姑娘早日恢復功體?!?br/>
  芙蓉姑娘早已猜到幾分,一時之間沉吟不語,連八方見狀又勸說道:“姑娘何必猶豫呢,即便你對樊飛還不死心,殺掉情敵蘇琬珺,也是利大于弊,而岳嘯川眼下重傷在身,正是殺他最好的時機啊?!?br/>
  芙蓉姑娘似乎有些動心,片刻方緩緩的道:“連老爺子的確善于審時度勢,可你方才若是信口雌黃,那奴家豈不成了冤大頭?最后魚兒沒偷著,反倒落得一身腥,這又是何苦來哉?”

  連八方無奈一嘆道:“老夫自認已經釋出足夠的善意,何況姑娘如果發現不對,大可隨時終止合作,甚至殺了老夫泄憤都行,但老夫的確是一片赤誠,真心希望能和姑娘各取所需,從而相得益彰啊?!?

看過《罪鋒鎮魔行》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