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人能飛多好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人能飛多好

  看來要費些功夫,將這幾個侍女扭曲的心性給掰好才行。再讓她們對這種事一直心存恐懼,陳方都覺得對不住這五個侍女了。

  此時想想,陳方都覺得那合樂丹太過可怕,怕是只有伺候武媚娘,才敢用那東西,當然,此時合樂丹被武媚娘拿著,也只有伺候她時才能用。

  “駙馬爺,求求您饒了晴兒這次,以后晴兒再不敢怠慢了?!?br/>
  陳方有點好氣,不過更堅定了一定要將這五個侍女心性扭轉回來的想法。

  當時的六個女人,也就是鼎玉知道事情緣由,所以事后沒留下陰影。

  不過那幾天鼎玉看自己的眼神也是不對,后來才漸漸好的。

  此時看了看晴兒,陳方伸了手,在丫頭肩膀拍了拍。

  “別跪著了,起來,先去伺候安殿下,晚些伺候本駙馬!”

  “駙馬爺!”

  晴兒眼中已經蘊淚,就差直接哭了。

  陳方不理她,既然打算將這五個侍女心性給調整回來,那必須讓她們再侍寢。

  而現在陳方要去陪武媚娘,要去練刀,這是每日功課。

  晚些時候,陳方去了冬字浴池,這里供坊中貴人用的浴池分為春夏秋冬四處,其實沒什么區別,就是用名字區分而已。

  陳方剛進了這邊浴場,卻聽里面有水聲,是夏字浴場的。

  陳方倒也不是偷聽,只是無意聽到。

  聽見了聲音,陳方就知道那邊是誰,李弘和一個小織女正在里面游戲。

  太子也是可憐,武媚娘在坊中,他做這事必須背著武媚娘。

  陳方去了冬字間,一陣聽到外面腳步,太子和小織女離開。

  “這么快?”

  陳方倒也沒偷看或別的興致,此時懶洋洋靠著溫泉池壁,瞇著眼睛。

  就這般躺了一陣,身體疲乏盡去,無論陪武媚娘還是練刀,都是力氣活,這每日熱水池子泡泡,已經成了陳方的習慣。

  此時上岸,擦干凈身體,陳方特意去鏡子前看了看自己。

  “明明一點都不可怕,還長的這么帥!看把晴兒嚇的!”

  穿好衣服,陳方走了出去,不知道是什么心態,陳方去了一下夏字間,看到熱水池子旁邊大片水漬,笑著搖了搖頭。

  這邊對太子來說倒也確實是個好地方,武媚娘雖然每日也來,不過來的早,只要避過武媚娘來的時間,太子也就可以隨意了。

  陳方正要走,看到衣柜那邊一個荷包,陳方記得那是一個小織女送太子的。此時拾了,也沒打開,就揣在懷中,打算明日給太子。

  此時回去,院中自然只有安殿下和晴兒,還有鼎玉。

  陳方進了安殿下房中,就見晴兒嚇的身體顫抖,直接跪了陳方面前。

  “求駙馬爺繞了晴兒這次,晴兒以后再也不敢了?!?br/>
  陳方沒理她,看了看高安,此時脫了外衣,晴兒看著這場面,雖然身體依然抖著,還是接了駙馬的外衣,仔細折好,放了一旁。

  “以后你們五個,每晚留一個在這里伺候。明日你回去對她們四個說說?!?br/>
  陳方上了床榻,高安早一下子撲進陳方懷中,雖然這里還有侍女,不過在這個時代,夫妻恩愛,旁邊還有侍女,卻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和高安溫存了一陣,陳方今晚還有一個將晴兒心性扭轉回來的任務,只是伺候好了高安。

  就叫了晴兒,然后一把拉了床榻上,這丫頭直接嚇哭了。

  陳方看了看高安。

  “安殿下,如果你不喜歡,我換個地方?!?br/>
  “我的侍女本該伺候你的,我有什么不喜歡。晴兒,伺候好駙馬,不然我拿鞭子抽你?!?br/>
  晴兒瞬間眼淚汪汪,就見駙馬已經解了她腰間束帶,一身宮裝落下,是少女白皙多姿的身子。

  稍晚一些時辰,陳方踢了踢晴兒,腳放在晴兒腰間,指了指旁邊,晴兒看了看陳方,不知道為何,今晚駙馬沒那么可怕,當時嚇的腿軟,可當一切結束,自己倒是喜歡那種感覺了。

  第二日,艷陽挺好,不過冬日,即使沒了云層遮掩,這太陽也就看著好看,沒多少溫暖。

  碳火地龍的熱力蒸騰,陳方只穿著單薄秋季長衫,在院中躺尸。

  楊炯教侍女是在另一處院子,就是陳方讓那幾個侍女住的院子,所以此時院中沒幾個人,只有鼎玉陪著,蹲著身子,給陳方捏著肩膀。

  “鼎玉,一會讓倩兒也和桃紅她們住一起去,從今天開始,她也學著管管這工坊?!?br/>
  “師父,聽說娘娘去江南要帶著師父一起去?!?br/>
  “嗯,得一路伺候著,現在除了娘娘天葵,每日陪娘娘,都成了師父必修功課?!?br/>
  “多陪陪好,師父到時候要帶誰一路下江南去?”

  “你必然是要去的,安殿下也要去,還要帶一個人,不過師父還沒想好?!?br/>
  “師父是打算這次去江南,直接也在那里建分工坊么?”

  “你猜出來了?”

  “這不用猜,敦煌有了,師父又說過幽州也要建一座,那么富饒廣闊的江南,如何能少了?!?br/>
  “嗯,所以師父最后帶的一個人讓師父很為難?!?br/>
  “師父是不是原本想從桃紅銀葉雪籬她們三個中間抽一個去?!?br/>
  陳方微微仰著頭,看了看蹲著給自己揉肩的鼎玉,伸了手,撫著鼎玉面頰。

  “是,不過師父仔細想想,覺得都不合適,倩兒合適,不過她沒接觸過坊中管理,即使此時學,時間也太短,娘娘沒說具體去江南的時間,不過估計就在開春以后一二月?!?br/>
  “師父可以對倩兒放心,她能行的?,F在是十一月,還有兩個多月,到時候去江南,必然也是要那邊待幾個月。師父還可以繼續教她?!?br/>
  “江南若建分坊,卻是最重要一座分坊?!?br/>
  “師父,鼎玉可以替自己這妹妹擔保?!?br/>
  “你呀!”

  陳方起身,輕輕攬了鼎玉,看了看她的眉眼五官。

  “你也是重情份的性子,和倩兒處的久了,都要為她做保了?!?br/>
  “最少她心里只有師父!”

  陳方望了望鼎玉,然后望天。

  “鼎玉,若是人也能飛多好,即使以后她們去了遠處,師父也能在很短的時間里去找她們?!?

看過《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