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最佳龍婿 > 第0687章將計就計

第0687章將計就計

  張佑偲站在玫瑰的身后,緊緊的拽著玫瑰身上的繩索,冷聲說道,“師妹,這個墨小生有什么好的,你為何如此關心他!忘記他怎么帶著軍情處的人抓你的嗎?!你竟然還幫著他對付師父,你可真是不忠不孝!“

  張佑偲與凌霄、玫瑰同屬于離火道人的徒弟,所以自然要稱呼玫瑰為師妹,只不過相比較自己的師兄和師妹,他的天賦和資質要差一些,雖然他入門時間早,但是身手與玫瑰相比,倒也占不了太多上風!

  上次要不是凌霄救他。他可能就要死在玫瑰和百里的手中了!

  “是啊,師妹,你該不會是喜歡上這小子了吧?!“

  凌霄冷哼一聲,語氣譏諷道,“你放心,你要是真喜歡他,師兄就成全你們。等從這小子問出我想要的東西之后,我就送你們去地下雙宿雙棲!“

  玫瑰壓根沒有理會他們兩人的話,一雙紅腫的眼中死死的望著墨小生埋身的竹屋,眼淚宛如決堤一般洶涌而出!

  她很想大聲喊墨小生的名字,但是因為嘴上纏著布條的緣故,她只能發出嗚嗚的叫聲,心如刀割,她從這竹屋的損壞程度可以判斷出來,凌霄剛才說的沒錯,就算這廢墟下的墨小生沒死,那也絕對已經奄奄一息!

  如果換做別人,還可以抱有一絲希冀,讓墨小生用出神入化的醫術救治過來,但是現在倒下的是墨小生本人,恐怕這世上再也無一人能夠將他救過來!

  那幾個黑色的人影湊在廢墟跟前以極快的速度揮動著鏟子,“乒鈴乓啷“的挖著砂石和竹屑。

  “找到了!“

  這時其中一個人影突然喊了一聲,眾人循聲望去,果然便看到廢墟中顯露出一條人腿。

  “哎呀,這么慘啊……“

  張佑偲眉頭一皺,沉聲道,“該不會連腿都砸下來了吧!“

  他說話的時候語氣雖然低沉,但是眼中卻陡然間迸發出一股極大的暢快之情,他隱忍了這么久,終于能夠報上次墨小生的斷臂、斷腿之仇了!

  別說斷墨小生一根腿了,就是把墨小生大卸八塊他也不解恨!

  “嗚嗚……“

  玫瑰的眼睛陡然間睜的更大,眼淚不受控制般大顆大顆滑落,用力的晃動著身子想掙脫出去沖向墨小生,但是背后的張佑偲死死的拽著她,讓她動彈不得!

  “媽的,不會真給砸死了吧!“

  一旁的凌霄面色猛然一沉,眼中閃過一絲陰沉,急聲吩咐道,“抓緊給我把他挖出來,小心點!“

  他對這個竹屋屋頂的重量有一定的了解,知道這竹屋的屋頂應該不至于把人打死。而他也掐算好了這十數根竹子射過來的時機,料想到這些竹子射如廢墟中的剎那,力道會衰減很多,就算扎到墨小生身上,也不致命!

  而他之所以射這么多竹子過來,就是為了將四面八方的方位都鎖死,讓墨小生無法從窗戶中逃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屋頂壓砸到地上。

  那幾個黑影接到凌霄的指使之后,果然下手輕了許多,徒手挖掘著砂礫,搬開壓在墨小生身上的竹子和雜物。

  凌霄看到墨小生的腿還好端端的在身上,這才松了口氣!

  他倒不是擔心墨小生的腿廢了,而是擔心腿斷了之后墨小生失血過多,撐不住馬上就死了可就壞了!

  玫瑰見狀也陡然間松了口氣。

  不過一旁的張佑偲則是面色陰冷。恨得牙根癢癢,他恨不得墨小生的手臂、胳膊和腿,甚至是手指、腳趾全部一塊塊的給砸了下來,也讓這小兔崽子嘗嘗疼入骨髓的味道!

  幾個黑巖迅速的一清理,緊接著墨小生整個身子便顯現了出來,只見墨小生躺在廢墟中,臉色蒼白,口鼻上全是塵土,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就連胸膛也沒有了絲毫的起伏。

  “死了?!“

  一旁的凌霄面色陡然一變,滿臉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差點一個踉蹌摔在地上,接著怒罵了一聲,“臥槽!“

  他本來以為墨小生這小子修習過玄術,身手、反應能力和身體素質都不是常人所能比的,所以才事先設下了這個局,打算先將墨小生廢掉,或者說讓墨小生受傷,降低墨小生的戰斗力,但是萬萬沒想到,這小子這么不堪一擊,竟然死了!

  原本放松下來的玫瑰看到這一幕面色瞬間一變,身子不由打了個哆嗦,睜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躺在廢墟中一動不動的墨小生,不停的搖著頭,神情呆然。顯然不愿意去相信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幕!

  不過她身后的張佑偲卻是面色大喜,掃了眼墨小生的胸口和腹部,見墨小生確實已經沒了氣息,他心中激動無比,簡直樂開了花,對他而言,相比較獲得墨小生嘴中的信息。他更想看到墨小生親眼死在他面前!

  但是他開心歸開心,卻不敢過度表現出來,害怕凌霄遷怒于自己!

  “這小子什么做的,也太他娘的不禁砸了吧?!“

  凌霄氣沖沖的罵了一句,接著快步走到廢墟跟前,想要檢查檢查墨小生是否已經死了。

  就在他湊身上前的剎那,廢墟中原本沒了呼吸的墨小生猛地一睜眼。眼神明亮銳利無比,與此同時,墨小生的手已經彎曲成爪,狠狠的朝著他的脖頸抓了過來!

  凌霄被這突如起來的情形嚇得面色一變,不過他反應也極為迅速,猛地往后一仰身,一把拽過旁邊的一個黑衣手下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墨小生這猛然抓來的一爪便緊緊的抓在了這黑衣手下的脖頸。

  咔嚓一聲脆響,這黑衣手下還未來的及發出一聲慘叫,便脖子一歪,沒了氣息!

  墨小生見一擊不中,面色一寒,一腳踢了出去,正中這死去的黑衣手下胸口,巨大的力道將這黑衣手下的身子猛地沖擊出去,撞向了凌霄,凌霄始料未及,慌忙雙手一推,用力頂到這黑衣手下的身上,咔嚓一聲,只聽這黑衣手下的胸口陡然間被兩股力道撞的粉碎,不過因為墨小生這一腳用的暗勁太大。凌霄雖然擋住了這黑衣手下身上傳來的隔山之力,但是仍舊被巨大的力道沖擊的噔噔往后退了幾步,這才將身子穩住,而且雙手到小臂,皆都陣陣發麻!

  墨小生手一撐地,猛地起身,作勢要再次朝著凌霄撲上去,但此時另外幾個黑衣手下立馬朝著墨小生攻了上去。

  墨小生面色一寒,手下沒有絲毫的留情,每一腳和一掌打出的力道都巨大無比!

  只聽砰砰兩聲悶響,兩個黑衣人立馬宛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重重的跌在地上,捂著胸口慘叫哀嚎!

  這幾個黑衣人雖然也會一些玄術套路,但都是一些半吊子,顯然是凌霄倉促的教授過他們幾式而已,所以墨小生對付起他們來絲毫不費力!

  “媽的,這小子身手似乎又精進了!“

  凌霄看到墨小生此時的身手跟數月前他跟墨小生交手時更加牛逼,頓時面色慘白一片,眼中閃著一股忌憚的寒色。

  “住手!“

  凌霄見再打下去,自己這幾個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手下都得玩完,趕緊一個箭步沖到玫瑰跟前,一把掐住了玫瑰的喉嚨,沖墨小生冷聲說道,“你要是再不住手,我就殺了她!“

  墨小生瞥眼一看,臉色猛地一變,這才陡然間停住了身子,轉過身冷冷的望向凌霄和張佑偲。用陰冷到骨子里的聲音厲聲說道,“你們要是敢動她一根毫毛,我定要你們碎尸萬段!“

  墨小生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已經練就了至剛純體的凌霄的對手,但是不是對手,他們要是敢動玫瑰,那自己也要跟他們拼一次!

  他這聲音中暗暗加了內息,聲音悶如驚雷,震得四周的竹葉都沙沙作響,說話間散發出的巨大威嚴之勢,使得對面的凌霄和張佑偲都不由心頭猛地一跳!

  而被捆住手腳的玫瑰則立在原地怔怔的望著墨小生,一雙紅腫的眼睛中迸發出驚喜萬分的神色,淚水依舊汩汩不絕,只不過跟剛才不同的是。這是喜悅的淚水!

  沒死!

  他沒死!

  她就知道,這個敢于天爭命的墨先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呢!

  如果此時嘴上沒有封條,她一定比任何時候笑的都要開心!

  她已經失去過小智這個至親了,再也無法承受,失去墨小生這個唯一“至親“的痛苦!

  至少在她心里,墨小生已經是她的至親!

  墨小生此時也眼睛眨眼不眨的望著她,喉頭微微一動。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詢問玫瑰,想得知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問出口。

  凌霄望了墨小生一眼,接著嗤笑一聲,將手收了回來,沖自己僅剩的兩個手下擺擺手,示意他們退到一邊,這才打量墨小生一眼,見墨小生毫發無損,冷聲說道,“行啊,小子,身體素質夠可以的,這他媽的都沒壓死你!“

  墨小生聽到他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你真以為自己那點小伎倆能躲過我的眼睛???!玫瑰雖然性子野,行事獨特,但是她絕對不會用這種方式跟我打招呼!“

  墨小生面色一寒,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正是剛才那把偷襲他的玫瑰的匕首。剛才那匕首的力道奇快,壓根就是沖著傷他去的!

  玫瑰怎么可能會傷她呢?!

  “至于我之所以會沖進那座小屋,也不過是想把你們引出來,看看你們耍的什么花招而已!“

看過《最佳龍婿》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