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之投資專家 > 第655章 公路易主

第655章 公路易主

  蓋世的所作所為,已經不是商場中人,而變成了社會混混。

  如果牛角嶺繼續在他手中,一定會前途渺茫。

  “天哥,到底誰想從我手里拿走牛角嶺?”蓋世醉醺醺的看著孫小柔。

  “是我!”孫小柔主動應戰,毫無懼色。

  她輕盈的走過來,站在葉天身邊。

  “你是什么東西?”蓋世沒把孫小柔放在眼中,大大咧咧的向前一指。

  葉天知道要壞事,但來不及出聲提醒,孫小柔已經突然抓住蓋世的手指,向上一扭,蓋世慘叫了一聲,撲通一聲向前跪倒。

  這種變化,把旁邊的人嚇了一跳,立刻散開。

  “你家大人有沒有說過,不要隨隨便便指著別人?”孫小柔笑著放開了手。

  她的身子如此柔弱,出手快如閃電,完全出乎其他人的預料。

  其中兩個,染著金黃頭發的年輕人,立刻跑回自己的車子,拿出了甩棍。

  第二次回來,孫小柔笑語如花:“兩根甩棍,廢銅爛鐵,還是不要拿出來丟人了。不然,你們比他還慘?!?

  兩個年輕人不知死活,猛的沖過來。甩棍剛剛舉起,孫小柔往前一撲,雙手同時切中了年輕人的脖子。

  “撲通,撲通”兩聲,兩個年輕人仰面跌倒,甩棍扔出去十幾米遠。

  立刻,所有人被鎮住,呆呆的站在那里,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

  “我是來談項目的,葉先生說,豪車俱樂部都是有錢人,有身份有地位,大家可以慢慢聊。沒想到你們都喝醉了,我不想跟醉鬼談判?!?

  孫小柔如此漂亮,說話溫溫柔柔,出手狠辣無比。

  葉天對她又有了新的認識,禁不住刮目相看。

  “好啦好啦,只是誤會,大家不要亂?!?

  葉天把蓋世扶起來,讓他坐在旁邊的石頭上。

  “這是孫小柔,陳總的人。陳總就是紅木大王,大家應該都知道?!?

  蓋世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斜著眼看著孫小柔:“紅木大王陳總,是我爸的朋友,我們一起吃過飯。她的人如此兇悍?還是個絕世美女!天哥,你到底什么意思?”

  蓋世真的喝醉了,如果放在平時,他絕對不敢跟葉天這樣說話。

  “蓋世,孫小姐對于牛角嶺公路的經營,有她的看法。如果方便,我們三個到一邊去談?!?

  蓋世揮了揮手,那些人就各自上車,老老實實,不敢再大喊大叫。

  這些人雖然囂張,但卻有眼力。知道就算是大家一起上,也是孫小柔的手下敗將。

  他們干脆給葉天和蓋世面子,還是不要鬧事了。

  “蓋世,現在牛角嶺等于是閑置,孫小姐說,她愿意承包三年,簽訂軍令狀。三年之內,讓牛角嶺舉世聞名?!?

  蓋世再次看看孫小柔,表情雖然不屑,卻不敢說出過分的話來。

  畢竟,紅木大王陳總全國聞名,身家和聲譽遠遠超過蓋家溝集團。蓋世再囂張,也不敢對陳總說出不敬的話來。

  “天哥,我聽你的,如果她能讓牛角嶺天下聞名,我就服了你。最怕是拍著胸脯下保證,最后什么也做不到,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豪車俱樂部里比比皆是?!?

  孫小柔微笑著回應:“既然決定做這件事,我就敢立下軍令狀,如果答應的事情哪一條做不到,我把自己的十個億股份全都賠給你?!?

  蓋世嚇了一跳:“你哪里來的十個億?不要吹牛?!?

  孫小柔望著葉天:“葉先生,如果今天晚上能夠確定,我把合同拿出來,你們簽個字,明天開始牛角嶺就是我的?!?

  她回道車子旁邊,從挎包里取出合同,大步走回來交給葉天。

  那是一份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就像孫小柔說的,她拿下牛角嶺,三年之內,讓牛角嶺成名天下。

  這個目標非常虛幻,所以,協議的最后一頁,孫小柔列明了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跟剛才告訴葉天的一模一樣。

  葉天把協議書交給蓋世:“兄弟,如果你能做到,牛角嶺還是交給你。如果你做不到,現在就簽字畫押?!?

  蓋世看著最后一頁,看一條搖一次頭。最后,坦然告訴葉天:“上面列出來的,我一點都做不到,《速度與激情》劇組那邊,已經完全停止,因為歐美經濟危機,他們的金主已經撤資?!?

  葉天笑了:“那好吧,現在我們就簽字,把這個包袱交給孫小姐,然后看她怎么運營?你回豪車俱樂部,振作起來,不要每天喝酒。想想過去錯在哪里?懂了嗎?”

  蓋世很爽快,知錯就改。雖然葉天沒有指責他,他的臉上仍然充滿了慚愧之色。

  兩個人簽字,然后按了手印,把協議交給孫小柔。

  這么大的項目定下來,孫小柔神色平常,仍然淡定。

  “那好,零點一過,牛角嶺就是我的。三年之內,做到一切,請二位放心?!?

  敲定了這個項目,蓋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天哥,就像做夢一樣,我也卸下了一副重擔。開始經營牛角嶺的時候,還覺得到處新鮮,如今經營不善,項目沒有進展,它已經成了我的心病。每次豪車俱樂部聚會,我都無精打采,失去了信心。從明天開始,我要重回從前的工作狀態,讓豪車俱樂部持續發展,成為國內第一?!?

  今天晚上解決了蓋世的最**煩,并且引入了孫小柔鼎力協助,葉天覺得物有所值。

  那份協議,最后一頁列的條目,每一條都讓他感到驚訝。

  更何況,孫小柔賭上了十個億的股份,無論怎么看,葉天這邊只會占便宜。

  他陪著蓋世走到車邊,讓另一個沒喝酒的年輕人開車,送蓋世回去。

  然后拍著蓋世的肩膀,認真的叮囑:“兄弟,從現在開始,絕對不要酒后駕車,想想過去我們經歷的事?!?

  蓋世慚愧的點頭:“天哥,我已經記住了。今天晚上雖然你沒有罵我一句,但我感到,比罵了一百句還丟人。你在朋友面前給我留面子,這份好意心領了?!?

  葉天沒再說下去,像蓋世這種人,如果能知恥而后勇,那就是前進的巨大動力。

  他揮了揮手,蓋世帶著那幾輛豪車,呼嘯而去,消失在夜色里。

  牛角嶺上,又只剩下葉天和孫小柔。

  “真沒想到,葉先生的魄力氣吞山河,對我還不是十分了解,就直接把牛角嶺的經營權交給我。我原以為這件事還要拖幾周,等你完全對我考察結束,才會決定要不要合作?!?

  葉天淡然一笑:“君子一言,快馬一鞭,既然決定合作,何必故意拖延?你的工作能力,已經完全展現出來,陳總相信你,我也可以相信?!?

  孫小柔再次向著燈火長龍張開雙手,這一次,她才真正把牛角嶺擁入懷中,成為牛角嶺的主宰者。

  葉天遠眺臥龍山的燈火,那里是他的大本營,有他的兄弟。以此為基礎,就能沿著牛角嶺這條黃金大道,一飛沖天。

  兩個人上車,孫小柔放慢車速,緩緩的沿著牛角嶺公路滑行。

  兩邊燈火,仿佛紅地毯上的燈光,迎接著兩個人。

  “葉先生,我真的猜不透你,不管是綜合項目,木化玉項目,還是牛角嶺項目,你都能在一瞬間作出決定。別人至少三個月,六個月,甚至一年才能下的決定,經過三四輪談判,四五輪調查,五六輪鑒定,七八輪審核,最終才有可能把任務交給我??墒?,一個小時之內,你就做出了最后的決斷,簽字畫押,合同交到我手里。就算是陳總,也不可能如此豪爽?!?

  葉天點點頭:“的確,過去我也認為,做一件事必須再三斟酌,不能草率為之。如今我才發現,第六感比那些繁瑣的調查報告更重要。我相信你,就可以把生死大事委托給你,你的能力,也確保了這個項目,暢行無阻。不過你放心,三年之內,就算你做不到自己承諾的,我也不會為難你,更不會要你十個億的保證金?!?

  孫小柔哈哈大笑:“葉先生,你是不是以為,十個億就是我的全部身家?完全錯了,那只不過是九牛一毛。更何況對于牛角嶺,我已經有了十年計劃,三年之內所做的,也僅僅是一個開始。上天賜予人類這么好的自然環境,如果不能充分利用,我們就太愚蠢了?!?

  車子到了臥龍山,停在辦公樓前。

  朱振海坐在門口,守著一箱啤酒,自斟自飲。樓上的燈全都開著,仿佛剛剛狂歡過后。

  葉天下車,孫小柔瀟灑的掉頭,揮手離去。

  葉天走到朱振海旁邊,也拿起一瓶啤酒,陪著他喝酒。

  忽然間,朱振海放下酒瓶,掩面哭泣。

  葉天不知道對方為何如此,沒有勸解,靜靜等著。他相信,如果不是發生了大事,朱振海不會如此失態。

  足足過了十幾分鐘,朱振海的情緒才平靜下來,轉頭看著葉天。

  “今天,我認為是我活了這么多年,最值得慶祝的葉天。我們從西坡挖到了那么多木化玉,而且能夠預見,還有更多木化玉埋在地下?,F在雖然看不到樹木的影子,我相信,千萬年以前,這里肯定是郁郁蔥蔥的原始叢林?!?

  葉天微笑著聽著,等著朱振海說出最后的答案。

  “葉天,我做的最重要的決定,就是告訴你,修建牛角嶺公路的同時,承包臥龍山。我懷疑,臥龍山下面埋藏著幾百塊幾千塊木化玉,價格已經無法計算。挖著挖著,我突然感到害怕,就讓挖掘機停下,明天再說。假如這座山挖出幾千塊木化玉,價值多少錢?葉天,過去我干這小小的國家工作人員,目光只是向上,希望每年升遷,從來沒想到自己能夠做出一個偉大的決定?!?

  他的話語無倫次,葉天已經聽明白,他在為自己當時勸葉天承包臥龍山,而感到狂喜,所以喜極而泣。

看過《重生之投資專家》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