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異世當堂主 > 第二百一十八回:一閃而過

第二百一十八回:一閃而過

  關于枕書新的記憶,梁夢是這般告訴他的。

  枕書是孤兒。從小便是吃百家飯穿百家衣長大的。長大后,給別人家做工攢了點錢,便在這條街上開了這間舍離茶鋪。

  鄰里鄰居相處的都很好,茶鋪的生意也挺紅火。

  可惜,枕書一次去山中采茶的時候,被毒蛇咬傷,昏迷不醒。

  是云敘塵救了他。至于沒有記憶,大概是因為毒素也說不定。

  枕書坐在床榻上,皺著眉頭,安靜的看著說個不停的梁夢。

  雖說她一臉的認真嚴肅,可枕書對她說的半點印象也沒有。就是連點熟悉的影子都不見。

  枕書很懷疑梁夢說的??捎植坏貌恍?。

  “好了,該告訴你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的傷也沒有大礙了。以后多注意一些吧?!?br/>
  梁夢說著便從椅中站了起來,抬腳便朝門外走去。才剛走出去一步,枕書便出聲把她叫住了。

  梁夢心里一咯噔。

  “怎么了?”

  梁夢轉過身,故作鎮定的看著枕書。

  “那個......我有個問題想問你?!?br/>
  “想問什么?”

  “我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嗎?”

  一句‘沒有’幾乎脫口而出,在唇齒間幾個來回后又被梁夢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終究情感還是戰勝了理智。

  “有一個?!?br/>
  “奧?她在哪?”枕書說著從床榻上起身,身軀微微向前傾著,一副明顯急于知道答案的迫切。

  梁夢吞咽了一下,眼睛不再看著枕書,側轉過身,盯著窗外聲音低沉的回了一句。

  “她已經死了?!?br/>
  “你說......什么?”

  梁夢知道他聽清楚了,并沒有再回答他。重要的,是她已經沒有了再說一遍的力氣。

  “那.....她可曾給我留下什么?”

  “恩?”

  梁夢對枕書略顯急促的聲音有些疑惑,轉過身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我是說,她既然是我的親人,那這里,是不是應該有屬于她的東西。畫像,或者任何屬于她的東西?!?br/>
  梁夢不明白枕書這副著急的情緒是怎么回事。

  有一瞬間,梁夢甚至懷疑枕書是不是對紅姨還有記憶。

  只慶幸之前在消除枕書記憶的時候聽了云敘塵的話,把舍離里所有關于紅姨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

  要不然,萬一枕書醒來被他看到了并記起了紅姨,那所有的一切,包括紅姨的犧牲,全都前功盡棄了。

  “沒有。在她死了之后,你把所有和她有關的東西都和她一起埋葬了?!?br/>
  “我給埋葬了?”枕書伸出一根手指頭指著自己。

  “是?!?br/>
  梁夢回答的很堅定。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br/>
  說完沒再猶豫,轉過身大踏步的離開了舍離。

  她怕自己再不快點的離開,看著枕書那張無辜茫然、誰也記不得的樣子會忍不住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他。

  自那日從舍離離開之后,梁夢便再沒打聽過關于枕書的事。

  他怎么樣了,舍離怎么樣了,她全都不再詢問也不再關心。

  好幾次傳奇站在她面前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梁夢知道他是想告訴自己枕書的事,她什么都沒說,只表情冷冷的盯著他。

  直盯的傳奇縮著脖子,一句話也不敢說,轉身灰溜溜的跑遠了。

  梁夢沒去找枕書,枕書卻找上門來了。

  不過不是因為有什么心愿來的,而是單純的有個問題想要問梁夢。

  梁夢在前廳接待了他。

  “怎么了?聽傳奇說你有事找我?!?br/>
  梁夢心里有些忐忑,唯恐他問到關于那個所謂的親人的問題。

  此刻梁夢的心里十分的后悔,自己那會怎么就腦子抽筋對枕書說了他有親人這事。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難題的么。希望枕書可千萬別是為這個來的。

  話說,有時候就是那么神奇,你越抗拒的,越飛跑著來到你的身邊。

  “是?!?br/>
  “什么事?”

  “關于堂主前幾日和我說的,我那位唯一的親人?!?br/>
  梁夢:.......

  她的直覺什么時候這么準了????!

  梁夢現在十分想回到自己嘴欠的時候,把雙手涂滿膠水,緊緊的捂住嘴巴,關于親人的一個字一個符號都不準吐出來。

  可惜,為時已晚。

  “她......怎么了?”

  梁夢稍顯不自在的在椅子上挪動了一下,故作鎮定的問道。

  枕書沒說話,而是一邊從袖口中掏啊掏的,一邊朝梁夢走來。

  “堂主請看?!?br/>
  梁夢疑惑的低頭看過去。只見在枕書寬厚的掌心中,靜靜的躺著一枚荷包:一枚絳色上面有用天藍絲線繡成的一只振翅飛舞的蝴蝶的荷包。

  枕書把手往前伸了伸,梁夢伸手把荷包拿到了手里。

  這枚荷包應該很長時間了,雖很干凈卻很老舊了。有的的地方甚至磨壞了些許,好似被一只手長時間的撫摸過。

  “這個......從哪里得來的?”

  “從我住的那間屋子里?!?br/>
  枕書說完,看梁夢蹙著眉頭,撓撓頭很是不好意思的解釋了兩句。

  “那個......雖然堂主對我說了很多,可我腦袋里仍是一片空白。對堂主說的半點印象也沒有。我想,找些舊日的東西,是不是能快點的想起來?!?br/>
  “所以這幾日你一直在舍離翻東西?”

  “是?!?br/>
  枕書再次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嫩白的臉上先是出現幾分羞色,繼而又變的疑惑不已。

  “可是我翻出了好多東西,沒有一件能引起我的記憶的。只有這個荷包?!?br/>
  枕書說著指了指梁夢手心的荷包。

  “我一看到這枚荷包,腦中就有什么影像一閃而過?!?br/>
  梁夢雖然坐在椅中低著頭看著那枚荷包一動不動,但其實那顆心正隨著枕書的話跌宕的厲害。

  這枚荷包枕書不知是誰的,她可是一眼便能看出是紅姨的。

  那上面的蝴蝶不正是紅姨的真身嗎。

  真是百密一疏啊。這個荷包藏在哪里的?怎么當初收拾紅姨東西的時候沒發現呢?

  怎么能遺漏下來這么重要的東西呢?

  “堂主,堂主?”

  “恩?什么?你說什么?”

  梁夢從荷包中回神,一抬頭,枕書正歪著頭睜著那雙晶亮的眼睛看著自己。

  “堂主認識這荷包?”

  “不認識!”

  梁夢脫口而出。說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話說這心虛的也太明顯了。

 ?。?。:

看過《我在異世當堂主》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