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 > 第一章 人生關機重啟了?

第一章 人生關機重啟了?

  “小喜?小喜!”時喜覺得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混沌在黑暗中滋生,聲音由遠而近,由近而遠……

  床上的人猛然睜開毫無生氣的雙眼,印入時喜眼中的只有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和隨之而來的警惕,下一刻整個人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危機。

  這是什么地方她怎么會躺在這里?隊里面的人都去哪里了?一瞬間所有的問題都涌上了時喜的腦子,脹痛涌上。

  晃過神,時喜感受到身上的溫暖的被子,下一秒,身體已經條件反射避如蛇蝎般跳了起來。

  一切太詭異了,她們明明是在深山郊外做任務哪里來的被子,幻覺!這一切一定是精神系喪尸制造出來的幻覺!

  “阿染?阿染你在嗎?”

  時喜壓低聲音叫著同伴的名字并小心翼翼往后退,希望能有個靠身的東西。在末日中,將身體暴露在四周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這是任何一個異能者都明白的道理。

  時喜向后退了兩步,只聽清脆的“咔噠”一聲,光芒瞬間籠罩了整個房間,時喜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這…這里是…不可能不可能是幻覺,時喜你一定要醒過來,醒過來??!”

  眼前的景象仿佛讓她掉入了時空的旋渦之中。

  單人床上黃色的被子雜亂的窩在一塊,四周是帶有黑色痕跡的白皮墻。些許灰塵的暗紅色窗簾散在屋子里顯得異常沉悶,從布局上看得出來這間屋子的主人并不是個多么開朗的人。

  墻上的鏡子里映出自己此刻愣住的臉,白皙的皮膚,黑色頭發,嬰兒肥的臉,除了那雙滄桑的眼睛,看不出一絲在末日中逃生了三年的樣子。

  這間屋子,是自己末世前在J市醫院當實習護士時租的出租房,她還記得,租金只有600塊。時喜走向墻邊書桌的腳步有些踉蹌,手摸著書桌上還翻開著的醫學書本,陌生卻又熟悉的環境讓她在恐懼中又有些懷念。

  看著書桌上的蘋果,時喜咽了咽喉嚨里往上冒的口水,手不由自主的向前伸。一聲汽車的鳴笛聲傳入耳朵讓她猛然回神,目光移到蘋果旁的水果刀上毫不猶豫拿起來割向自己的掌心,刺痛傳來,她希望能從這幻境中醒過來。

  血嘀嗒,嘀嗒,落在地板上聽進耳朵里格外的清晰……

  時喜抬起頭發現眼前的景象竟然絲毫沒有改變。沒有想象中的惡臭,也沒有流著膿液的喪尸撲過來,那一刻時喜的內心是抑制不住的跳動的,她就像個瘋子一樣從臥室串到客廳,再從客廳串到廚房和衛生間。

  在這個不足三十平米的屋子里時喜來回跑著,嘴中喃喃自語:“這是真的是真的!”

  時喜一頭栽進水里,十一月底的氣溫還是非常低,刺骨的水流在瞬間竄進鼻腔耳朵眼睛,覆蓋整個面目,時喜就保持著這個姿勢持續了將近一分半,直至整個人快要窒息暈厥過去才猛地抬起頭,周身的血液放佛被凍結。

  場景沒有變。

  還是這個小破屋子,這是第二次測試,時喜終于確定自己從末日的三年后重生了。

  時喜走上陽臺,看著寧靜的小區,路邊燈光溫和,偶爾有一兩輛汽車在小區道路旁飛馳,這是末日前的世界,是那么幸福。時喜眼里充滿了淚水,對著漆黑的夜空哽咽大喊:“我回來了!”

  “媽的!樓下大晚上不睡覺叫魂??!”

  就在時喜激動地喊完那一句話,樓上立馬就傳來十分強悍的聲音,時喜立刻噤了聲跑回了臥室,回到臥室第一件事就是將桌子上的蘋果狼吞虎咽吃進了肚子。即使她現在的身體不餓,但是餓這個概念已經深陷了她的骨髓之中,她把屋子里所有能吃的東西全都翻騰出來,開始安慰著自己那個兩年不知什么叫飽的胃。

  吃飽喝足,夜里凌晨三點,狂喜過后的時喜躺在床上滿臉的生無可戀,左手上拿著手機的屏幕上正顯示著一條信息。

  九日下午六點,于蔣山南陽七區從空墜入不明石塊,傷亡人數還在統計之中。

  時喜本以為重生回來能逃得過末日這一劫,卻沒想到該發生的還是按部就班的來臨,上一世,就是在國內新聞媒體發布了這條消息不久,不明病毒開始肆意流行,因為是呼吸道和液體傳播,加上全國各地春運,傳播速度超乎想象的快,國家對這個病毒束手無策,死亡率為百分之百!

  自從那個報道之后惶恐布滿人的內心,所有人大肆囤物,期中冒出無數教徒散播末日謠言騙取財產一瞬間人心惶惶。

  兩個月后各國發現同樣病毒,三個月后病毒席卷地球感染了無數的人類和動植物,社會系統完全崩潰,從那以后地球上多了一種叫做喪尸的生物。

  “老天爺你有必要和我開這么大的國際玩笑嗎,你說我死都死了你還讓我重生回來!回來也就算了,你竟然還玩末日這一出,怎么?上一世沒玩夠,關機重來?這年頭想混吃等死都那么難!”

  時喜內心是越想越哀嚎,不過哀嚎歸哀嚎,面對著還有一個月就來臨的末日,她還是得想個辦法活下去的,末日后帝都是全國安全堡壘,加上自己已有的三年經驗,肯定可以活得比上一世久,然后再加入異能強隊,能保障她的基本生活。

  時喜一直明白著一件事情,那就是,她是個惜命的人。

  “也不知道上輩子的冰系異能這一世還能不能激發出來?!睍r喜看著自己的右手嘆了口氣。

  病毒爆發后,挺得過病毒的人要么變成普通人,要么激發五行異能——金木水火土。后期不乏有在原有基礎上變異的,比如水變異冰,火變異雷等。變異的異能者在末日能夠混的很開,進入異能強隊,得到很多有待。

  想起前世自己一個冰系異能混的那么慘她就止不住想罵娘,這一切全都歸功于那個蘇婉女孩的女主光環!

  想起蘇婉無比強大的女主光環,以及她的男人,之后成為基地一把手的男人沈衛司,同時也是自己隊長,在這支百人小隊里,自己算是過得很慘了。

  天邊魚際泛白,終于忍不住困意的時喜睡著了,只是這一覺睡得并不安穩。

  睡夢中的時喜覺得心里好似有一把熊熊烈火在燃燒著,嘴里干渴的厲害,意識超乎尋常的清醒身體卻怎么也動不了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呵呵?!币宦暤托υ诙渑哉ㄩ_,時喜心里瞬間就恐懼了。

  有什么涼涼的東西覆上了自己的嘴唇,隨著對方的兇狠的占據,時喜的意識有些不受控制出現了迷蒙。

  是誰,此時此刻在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究竟是誰………

  每一個觸覺都是那么的清晰,清晰到她都能感覺到對上手心中的紋絡,時喜伸出手摸上對方的臉頰,試圖著辨認出這個男人是誰。

  “看來我還是太溫柔了,婉婉,這個時候你的心里怎么還有心思想著別的事情?!北溆謱櫮绲穆曇糇寱r喜猶如醍醐灌頂,眼睛猛然睜開看向壓在自己身體上的男人。

  婉婉?剛剛那個聲音分明是……

 ?。?。:

看過《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