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 > 第四章 握草!綠了綠了!

第四章 握草!綠了綠了!

  “那個沈大夫,等一下,不好意思耽誤你的寶貴時間了,我家里有一位很重要的親戚她生病了,但是她的病癥十分的雜疑看過很多醫生都說沒見過,我知道你本事大,我想麻煩你能不能幫忙看一看?!?br/>
  下班后兩小時時喜好不容易等到了沈衛司從辦公室里走出來,時喜偽裝的很好,眼眶稍微有些紅卻沒有出眼淚,神情顯得十分無助。

  “你一直在這里等著?”沈衛司和一般醫生的身份不一樣,這家醫院最大的投資商就是周近他本人,所以他的辦公室也是設的安靜偏僻的地方。

  “也沒有等多久,只是想著周醫生博學多才,又在海外留過學見多識廣或許能見過我嬸嬸的病,所以就想著來碰碰運氣?!睍r喜小心翼翼抬頭。

  沈衛司除了是一個人形兵器外,對醫學也是一種癡迷,時喜接下來說的話故意將病情說的很玄乎往喪尸身上靠攏,果然引起了他的興趣。

  “什么時候你帶你親戚來醫院一趟,先檢查看看?!绷滔乱痪湓捴芙拖胱?,時喜是愣住了,她從哪里去找這瞎構造的親戚去,除非現在就有喪尸冒出來。

  “要是能過來就好了,她在外求醫很久最后花了很多錢欠了很多的債回到了山中老家,經不起舟車勞累,您看可不可以這樣,我將她的病癥記錄下來然后告訴你?”

  時喜小心翼翼開口補救著,毫不意外沈衛司好看的眉毛蹙了蹙,仿佛已經對她這個外人失了耐心。

  時喜第一次那么希望此時此刻蘇婉能夠出現在自個身旁,有她的女主光環在旁邊湊合兩句,那這事可就簡單多了,因為能讓沈衛司情緒有點波動的也就只有蘇婉了。在末日兩年里時喜還真沒見過沈衛司床上有什么女人,好像就有過一次。

  不知道為什么,重生后時喜看到那些熟悉的人很容易回想到以前。

  不過這么一回想,時喜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天深夜,時喜無意間看到和周近在一起的那個女人,裸露的背影怎么那么熟悉~特別是脊背上紋的那只蝴蝶。

  完了完了!她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時喜心里,沈衛司頭上的那頂帽子悠悠的綠了。

  “咳咳,那,那什么,是我打擾了,我這些年一直在找這種病案卻是沒有一點線索,周大夫事多繁忙可能也沒辦法查出什么,哎,或許我那嬸嬸就是命該有此一劫?!?br/>
  時喜想起那頂綠帽子哆嗦著轉身就要往回走,身后傳來一句十分具有危險性的話。

  “你這是在激我?”

  時喜小身骨一抖,即使和沈衛司為隊友三年,但是她們真的不熟啊,特別還是發現了他兄弟今后可能和蘇婉的奸情,所以心里有些顫顫的。

  “沈大夫想多了,我只是一個沒背景的實習醫生怎么敢激你,沈大夫早些回去休息吧?!北贿@條毒蛇盯著真不是多好受的,時喜感覺在沈衛司眼里她現在就是個待宰的喪尸,機會總會有的小命可就一條,不管別的走為上計。

  時喜剛轉身沒走多久,身后清冷的口氣傳來:“明天下班后把資料發給我?!?br/>
  回到家里的時喜才開始重視了一個問題,還要不要跟著沈衛司一行人,自從發現了蘇婉和那兩男人之間的糾纏,她整個臉都糾結成了苦瓜。

  時喜這邊糾結著,另一邊車里的沈衛司,修長的手指依次敲擊著方向盤。

  “疑難雜癥?呵?!?br/>
  那小護士口中的描述,分明就是被感染喪尸病毒后才會出現的癥狀,為什么她會知道的那么詳細?清冷的笑聲在車中響起,隨后拿起手機撥通了某個未知的號碼:“幫我查一個人,市中心醫院的實習生護士時喜?!?br/>
  沈衛司有個十分讓人羨慕的技能——過目不忘。

  如果,一切如時喜所料,沈衛司起疑心了。毫無疑問這個男人是個聰明人,她可不想變成那人手術刀下的生魚片成為研究對象,所以她也想好了對策,如果對方真的質問,她也可以胡編亂造過去,畢竟世界上相似病例的癥狀還是很多。

  時喜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抓緊時間籌錢囤物了,身上五千多塊錢已經花了一大半下去了,兩眼放光的盯著滿屋子的方便面火腿腸還有三四袋的大米,隨后又暗罵老天爺不公平:再怎么說她好歹也是重生了一次,就算沒有女主那么逆天的種植空間,隨便給她一個能夠儲物的東西或者什么保命的金手指也是極好的啊,到頭來毛都沒有!

  蘇婉的種植空間除了和沈衛司周近幾個要好的人知道外,誰都不知道,要說時喜是怎么知道的,這可真是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歷。

  時喜跟著沈衛司的異能隊外出獵殺一頭三階變異獸,卻沒想到被另外一頭四階變異獸偷襲,那一次傷亡慘重因為逃命隊員都分散了,很不巧她就跟著蘇婉沈衛司周近還有另一個妹子為一路,最后逼不得已無路可退,蘇婉將幾人收進了空間里,當然,另外幾人都是清醒的,只有自己是昏迷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悠悠醒過來發現了眼前恍如世外桃源的地方,耳邊聽到遠處幾人小聲的談話知道了這個驚天秘密,時喜震驚了,貪念肯定是有的,不過她明白那無疑是找死的行為,接下來她做了一個保命的動作,硬生生用異能將自己弄暈,然后將這個秘密至始至終藏于內心深處。

  時喜收回雜念,因為她聽到大魚上鉤的動靜。

  “請問掛婦科還是產科,卡給我?!编值囊宦?,婦科門診分診臺的小護士溫柔一笑:“李紅惠女士,目前您前面還有兩人,叫號請到二號診室就診,坐在這邊耐心等待一下?!?br/>
  李紅惠!時喜聽到機器女聲叫起來的名字后,整顆心都躁動了起來,一個星期了,守株待兔一個星期終于等到了那只兔子。

  現在正是臨近下班時間,醫院人非常的少,即使李紅惠偽裝的再多還是讓她一眼便認了出來,陰謀在時喜嘴角橫生,快速拿出手機咔擦咔擦幾下放進口袋里滿意的拍拍手,臉上是洋溢不住的笑容。

  一扭頭,喝!

  那個誰那個誰怎么在這……

 ?。?。:

看過《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