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 > 第六章 初遇喪尸

第六章 初遇喪尸

  我勒個去,怎么是蘇婉這貨,眼睛要瞎??!

  時喜裝作不認識蘇婉路過她身旁,驀然聽到一句話,對方竟然也在屯糧,而且她要的糧食是自己的三倍??!蘇婉怎么會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屯糧,難道她現在就已經有了空間了??!艸!果然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

  遇到蘇婉這個女主,她這個炮灰肯定不會發生什么好事,腦補一堆后溜之~

  “師傅,去城北那家農貿市場?!弊罱娨暡粩鄨蟮烙锌袢∪艘耸录?,時喜只是一眼就心里大驚,那哪是什么狂犬病人,從灰白色的皮膚和僵硬的肢體還有那發黑的牙齒,這分明就是早期被感染的喪尸。

  時喜細想:看來這蘇婉一定是發現了什么,她也要抓緊時間了。

  “咳咳,小姑娘買菜要跑那么遠啊?!彼緳C咳嗽了兩聲看了眼后視鏡里的時喜開口搭話,“嗯,想去買點臘肉咸魚之類的?!睍r喜沒有多少心情聊天,蘇婉的而出現給了她很大的危機感,心里正盤算著下一步該去選把合適的兵器了。

  司機仿佛看出了對方沒心思聊天便收了口專心開車,坐車出租車上的時喜聽著出租車司機咳嗽的聲音越來越大,仿佛要把肺咳出來一樣才恍然回過神來注意著司機。

  這么一看可不得了,對方面色蒼白,頭頂有些脫發,時喜立馬戴牢口罩打開窗戶。

  被感染后的48小時內,絕大部分病人會出現呼吸道感染,緊接著高燒咳嗽,脫發指甲脫落等癥狀,時喜湊近看了眼對方白色的眼球里的瞳孔非常明顯的比常人小很多,頓時就明白了這人被感染了,看這樣子是快要尸化了,

  當時時喜后悔今天出門沒看黃歷,遇到了女主果然沒好事!

  “司機,停車我要下車!”時喜立馬拿好背包準備離開。

  “下,咳咳,咳咳下車?”城北的農貿市場不在市中心比較偏,司機不斷的咳嗽最后在一條無人的小道上停下車背都咳彎了,時喜無意一撇就看到司機口中鮮血不斷涌出,彎著的腰猛然直起抬頭嘶吼了一聲,口中黑色惡臭的鮮血噴在車頂上。

  瞳孔一縮,時喜立馬拉車門卻發現車門被鎖上了,心里真是要把這老天給罵死了。

  尸化了的司機聞到新鮮人味道猛然朝后座位上的時喜撲了過來。狹小的空間里時喜沒有異能也沒有趁手的工具,只能閃躲開。喪尸從駕駛座上十分怪異的往后爬,時喜眼中一暗背靠著車門抬起腳就狠狠踹在那顆頭顱上。

  要是想將喪尸徹底殺死就只有一個辦法,爆頭!初期喪尸腦子里是沒有晶核的,只有經過之后的變異這些喪尸腦子里才會出現晶核,同樣人類也開始進化大部分人成為帶有異能的異能者。連踹了數十腳時喜硬生生踹爛了對方的半個腦袋,打開車門深深吸了一口氣,緩解了惡臭帶來的惡心。

  “今天可真是背!看來的要好好鍛煉鍛煉這身體了?!卑盗R了一聲,將鞋在泥土里擦擦,想到剛剛驚險的一幕皺了皺眉,沒想到這個時候周邊已經感染了那么多人,今后一定要小心了。

  不帶多少感情的找出后備箱里的油桶灑在車子和車子里面喪尸上,找出打火機點著扔下去快步離開,只聽嘣的一聲,時喜回頭不遠處的火光耀了那雙平靜的眸子。

  身上帶著惡臭時喜也絲毫不介意,這味道實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習慣。

  時間迫在眉睫,她不知道身邊究竟還隱藏著多少的感染者,現在要做的就是準備后路,幸好司機停車的地方離城北農貿市場走過去也不是很遠。

  等時喜再走到那里身上的惡臭也散的差不多了,揣著兩萬塊錢和從出租車里翻出來的一千多塊零錢走了進去。

  “小姑娘,把你地址寫下來,晚上十點之前給你送過去?!?br/>
  “好!”又完成了一場采購,看著那些食物時喜的心安穩了許多,中午的時候時喜隨便吃了幾口,在農貿市場逛了很久天色漸晚才打車回去。

  “哎呦,這么嚴重的車禍啊?!避囎勇愤^剛剛時喜來時的地方,師傅看著觸目驚心的廢車咂咂嘴。

  時喜靜靜看了兩眼拉起了警戒線被燒毀了的車子,就收回了目光:“師傅快些開吧,我家里還有些急事?!?br/>
  離國內病毒爆發也就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時喜本來想著第二天去找找趁手的兵器的,沒想到一大早就被一通電話給叫到了醫院里來。若是一般人時喜肯定是懶得理他了,關鍵這電話那頭的主人正是沈衛司,攀關系這件事時喜可是一點都沒有忘記,掛了電話匆匆忙忙的就跑到了醫院里面。

  今天醫院里要顯得格外的忙亂,每個人臉上都是神色匆匆的還帶著焦躁。

  時喜快步走進去就看到幾個穿著嚴肅深綠色衣服的急救人員推著平車車腳步凌亂的跑進來:“急救急救!請各位快讓讓!”

  就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時喜看到了平車上病人的面孔,心中大驚。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幾天醫院里面來的病人都特別的多,我聽說是被感染了什么可怕的病毒,想想就好嚇人還不知道是通過什么方式傳播的?!闭f話的護士將自己的口罩又往臉上遮了遮。

  “我這幾天一直關注著新聞都在說這件事呢,全國各地都出現了病例,貌似國外也開始了,反正我在家里面放了一個多星期的糧食以備不時之需?!?br/>
  “聽說科室里口罩快不多了……”

  幾個小護士在角落里談論著,時喜聽在耳里,忽然想起來自己忘記了最重要的抗疫物品。最重要的就是口罩和防護服,消毒液。

  喪尸病毒十分刁鉆,普通棉口罩根本沒用,只有然后是外科醫用口罩才可以。在末日初期,喪尸病毒通過唾沫和液體傳播,起初只是普通感冒,過了48小時后,才會尸化。這場風波一直持續到一個月,一個月后,活下來的人對空氣病毒產生了抗體,只會通過液體傳播。

  看來得趁病毒爆發開之前去購買了,不然到時候所有醫療物品供給醫院,普通人很難再買到。

  想到末日的到來也沒幾天了,再次經歷一下那種震撼人心的場景,時喜的心里還是微微顫抖了一下。

  “小喜你在這里,快點去十樓隔離室,沈大夫他們都在那里?!?br/>
  隔離室?光聽起來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時喜換上全副武裝的隔離衣上了十樓想到剛剛平車上的病人心里也有了些猜測,當她真的開門走進去看到隔離室里躺著的三四個病人后,欲哭無淚:果真是越不希望是什么越來什么,她現在很想反悔回家,但是寫手不讓,哭唧唧

 ?。?。:

看過《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