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 > 第七章 男主,我先跪為敬!

第七章 男主,我先跪為敬!

  沈衛司眼尖的看到貓著腰進來的時喜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將目光移向那幾個已經被感染的人。想著這幾天的新聞報道,事情已經到了當初幾個人料想的壞結果方向發展去,上頭傳來信息告知已經到了很難控制的地步,太平許久的天下即將面臨一場人類難以承受的浩劫。

  “小喜同學,你看起來很淡定啊,我怎么覺得這幾個病人的癥狀和你給我形容你親戚的癥狀很相似呢?”

  屋子里只剩下沈衛司和時喜兩人,聽到旁邊悠悠傳來的一句話時喜的腦子里冒出了兩個字。

  完了!

  “呵呵這個是……是有點像……不過?!?br/>
  時喜千算萬算,沒料算到喪尸病毒早已經潛伏在身邊,早知道如此,她當時就不該那么早騙沈衛司親戚的事情了。

  時喜雙眼不敢直視沈衛司的雙眼四處張望。

  “嗯?不過什么?”顯然沈衛司是不打算放過時喜,他一步一步靠近。

  就在這時,時喜的視線猛然盯住沈衛司的身后。

  或許是沈衛司看到了時喜瞪大的雙眼又或許自己也是感受到了什么,扭過頭來就發現病床上原本死氣沉沉被白布蓋著的尸體有了動靜!

  “啊……沈大夫詐,詐尸了!”時喜突然跳向沈衛司背后裝出很是害怕樣子。

  沈衛司專注著那個尸體忽視了時喜眼里的狡黠。

  安靜的停尸房里炫白的燈光下照著白布下詭異扭動的尸體顯得格外恐怖,沈衛司上前靠近一步,一聲猶如猛獸從嗓子里壓抑的那種嘶吼聲傳來。

  時喜垂下雙眸眼里沒了往日的喏喏只剩下刺骨的冰冷,腦子里回想起當初經歷過的不好的畫面,渾身戒備的看著已經從病床上掉在地上的變異了的喪尸。

  身邊的喪尸,越來越多了啊……

  青白色的面孔,毫無生氣的白色眼球黑色瞳孔只有針尖大,僵硬的身體努力的往兩人方向爬過來。同一時刻鄰床的又一具尸體尸變了,只看那喪尸猛然張大嘴噴射出一股黑紅色十分惡臭的膿液,時喜裝作害怕的躲到一旁叫著沈衛司。

  “??!那邊又有一個變成了怪物!”時喜哭喪著嗓子。

  沈衛司有心想困住兩只喪尸留著日后研究,但是對于這種活死人他了解的還是太少,只是眼前情況危急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如果不解決它們,活死人很容易就會曝光在大眾的視野,雖說這是遲早的事情,但是肯定不是現在!

  “閉嘴!去后面櫥子蹲著!趕跑我就把你變成活死人!”時喜想跑,被沈衛司揪住了后脖頸扔到了角落,聲音有些嫌棄。

  對于時喜,沈衛司還是不了解,他怕時喜出去會把別人引過來到時候這件事就麻煩了,只能先讓她待在這里。

  從剛過沈衛司質問的語氣,時喜是想趕緊離開的。就在她趁著沈衛司和喪尸對抗的時候,她偷偷溜到門邊,眼看就要離開,另外一只喪尸撲了過來!

  “馬的!”時喜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眼看就能離開了,被這玩意兒打斷了。

  沈衛司看著靠近時喜的喪尸上前就是一腳,雖說之前他在研究所見過幾只這種東西,但是正在第一次面對面對手這還是第一次,他也摸不準這種東西的弱點在哪里。這些活死人不知疲倦,力氣很大。

  沈衛司反手將匕首從一只喪尸心窩抽出來,有些吃驚的看著喪尸一點事情都沒有的樣子朝他襲擊過來。人類的致命弱點對他們來說,像是撓癢癢。

  時喜在一旁觀戰自然看到了沈衛司的舉動,盤算著還得靠他們將自己帶到帝都內區,還是需要刷一波好感度的。

  一時之間,時喜內心有些著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提醒沈衛司,頭部才是它們的弱點但不會引起對方的疑心。

  就在她思前想后的時候,看到被兩只喪尸糾纏住的沈衛司靈機一動,嘴角翹了起來內心說了一句:就是你了!

  環顧了一下周圍目光移到一旁的凳子上,沈衛司還在和另外一個喪尸搏斗并沒有注意到時喜這邊的情況。

  “沈大夫我來幫你!“

  別看現在零級喪尸沒有異能速度也不快,但是它們的力氣卻是不容小覷的,能夠和兩個壯漢的力氣差不多大,一旦被它們抓住了一般人很難再逃脫,這也是為什么末日初期的時候很多人喪生在喪尸口中。

  除此之外,就算不是被喪尸咬到,被它們的爪子抓破或者身上的傷口碰到了喪尸的血膿液之類的東西也會被感染從而尸變。

  時喜帥氣的跑過去,如同英雄救美,緊接著整個人撲通一聲跪在了沈衛司面前。

  時喜僵住了,沈衛司愣住了,就連那兩只喪尸都停止了對沈衛司的攻擊,呆滯的看著時喜。

  尷尬的氣氛在兩人兩尸之間徘徊。

  一聲嘶吼,一只喪尸撲向時喜,打破了僵局,時喜第一次覺得眼前這個面目猙獰的喪尸是多么的可愛,多么的真善美。

  沈衛司見狀對喪尸躍起來扣住那個喪尸一個過肩摔在地上,喪尸的大板牙對著時喜的豬蹄子就要啃下去,時喜身體比腦子快一步,將腳收回,抓起凳子死命的對準喪尸的腦袋就是一頓猛砸。

  “啊啊啊啊啊??!滾開滾開!“時喜邊砸著喪尸邊瞥著沈衛司有沒有看過來,她做的這一切可都是為了讓沈衛司發現喪尸的弱點,如果他不瞅她一眼,一切不都白費了。

  沈衛司大步走過來就看著時喜閉上眼睛尖叫著拿著凳子砸喪尸,她身子下的喪尸早就沒了動靜,上前扣住時喜的手腕。

  感受到手腕的觸感時喜很配合裝作害怕的抖了抖分貝提高。

  “冷靜!”為了防止時喜太大聲把別人引過來,沈衛司整只手蓋住時喜的臉,像一只八爪魚,時喜被捂的臉通紅,心里直罵娘。

  沈衛司視線移到地上沒了動靜的喪尸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把推開時喜,大步流星朝著還剩下的那個喪尸走過去,手中握住的匕首甩過去,直擊額頭,刀身入了人頭一半,喪尸瞬間轟然倒地。

  被推開的時喜在原地轉了個圈跌坐在地上,對著沈衛司的背影翻了個白眼,咬牙切齒:這貨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憐香惜玉??!

  “已經沒事了?!?br/>
  沈衛司踢了踢地上的喪尸確定了安全后走向蹲在地上失了魂般時喜(其實是腦袋轉暈了),眼里有些厭煩。

 ?。?。:

看過《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