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 > 第九章 唐刀出現

第九章 唐刀出現

  “大姐,你這是在瞎磨蹭什么,買東西你就買,愣什么神呢?!?br/>
  時喜看著蘇婉一直沒有動作,心里很著急,在這家店鋪里蘇婉硬是待了半個鐘頭有余,但是最后還是什么都沒有買。那個小正太的目光已經帶上疑惑看著蘇婉和時喜兩個人,時喜自己都有些待不住了,終于,蘇婉有了動作了。

  只聽她輕輕嘆了聲氣,表情不是很滿意有些失落的搖搖頭轉身往店門外走。

  這…這就完啦??不買東西啦??她難道也是為了那把唐刀?可是,她不是說末日后才得到唐刀的嗎。如果蘇婉當時沒有騙自己,那答案只有一種……這樣也就能解釋的通,她當時候為什么要屯糧!

  一瞬間時喜有些傻眼,但是還是快步跟在了蘇婉背后,或許那把唐刀并不在這家店里。

  蘇婉出了店門沒走兩步就停頓了下來,感受到身后的小尾巴還在后面蹙了蹙眉頭。

  “這個女的從一開始沒進這家店里就跟著自己,一直到現在還跟在,她有什么目的?”

  時喜看著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來,絲毫沒有感受到自己被發現的時喜內心又炸了:從前怎么沒發現蘇婉那么磨嘰。

  “碰?!?br/>
  突然間一個衣衫襤褸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匆匆忙忙抱著一樣東西往店里走來,正好撞上了蘇婉,那人手里的東西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男人神情很慌張也沒說對不起扭頭看了下身后撿起東西就往店里快步走去,好像是有什么人在后面追著他一樣。

  抬頭一看果然蘇婉的臉色不太好看,不過這時時喜發現蘇婉一直在盯著男人手里用布裹著的那件東西,然后毫不猶豫抬腳跟著男人走進了店里。雖然不明白這蘇婉突然搞得什么名堂時喜還是跟了上去。

  “你們店里的老板呢,我有一件東西想賣,讓他出來和我談談?!闭f到這,男人的音調往上提了提,那破布裹著的東西讓他十分有底氣,時喜身子靠后就看著蘇婉眼睛眨都不眨的盯著男人懷里的東西。

  時喜這就來了興趣,也把目光移到那東西上,突然心中一喜,難不成這破布里裹著的東西就是那把唐刀??!

  雖然看不清里面的東西究竟是什么,但是那長度確實和曾經蘇婉的那把唐刀十分相似,再看看蘇婉現在的模樣,時喜覺得八九不離十了。

  “先生不知道你是要賣什么東西,能先把布打開我看看嗎?”出人意料走出來的是一個身材修長笑的溫和的年輕男人,男人出來的那一刻時喜輕微倒吸了一口氣,王池!蘇婉的愛慕者之一,也是個有手段的男人,沒想到他竟然是這家店的老板。

  男人打量了王池一眼后開始解開破布的結,打開破布后還有一塊布看起來是羊皮卷樣式,王池勾勾嘴唇看得出來他和時喜蘇婉一樣對里面的東西感興趣。

  中年男人在打開羊皮卷的時候手一頓戒備似得看著圍在周邊的人一眼。

  “哇…看著很不錯?!?br/>
  “嘖嘖,你看看外邊的花紋,有些年代了…”

  “不錯不錯這唐刀真不錯?!?br/>
  當羊皮卷打開后的一剎那周邊的人都在竊竊私語。

  蘇婉表情淡淡的只不過那雙眼睛出賣了她此時的心情:“多少錢,我買?!碧K婉語先發治人,王池聞聲看向說話的人。

  據時喜道聽途說這王池對蘇婉當時是一見鐘情,華麗麗的高富帥看上灰姑娘的老套話題,奈何人家灰姑娘只屬于沈衛司這個王子。時喜撇撇嘴,為王池默哀了三秒鐘。

  “一口價十萬!”中年男人底氣不足,但語氣虛張聲勢。

  眾人以一副瘋子的模樣看著中年男子,先不說他這唐刀到底值不值,真的假的還不知道呢,看這中年男人穿著再想想普通的唐刀價格,要是真有人買那可真是傻子呢。

  聽到這價格時喜心往上提了提,幸好還在她接受的范圍之內,畢竟這把唐刀的價值當初她是看在眼里的,十萬塊錢真的是作踐了它了。

  蘇婉眉頭一皺,沒想到這男人會獅子大開口她身上今天還真沒帶那么多的錢。但是眼前這把唐刀真的算得上一把稱手的好武器。

  王池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小姐?如果這個價格你不接受那么這把唐刀我們店鋪就收了?!?br/>
  本身王池就是玩這一行吃這一行飯,在他眼里這把唐刀還是有很大的升職價值的,十萬在他眼里不算什么。

  “我接受,只不過這錢明天才能給你?!碧K婉對著中年男人緩緩開口。

  “不行!就現在!”男人頻繁的看向門口神情很是著急。

  “看來這把唐刀是和小姐無緣了,十萬我們收了,要是這位小姐真的想要這把唐刀明天你可以再高價買回不也是一樣么?!?br/>
  時喜將這一幕幕看在眼里,這王池打的一手好算盤,不僅能進一步和蘇婉接觸還可以掙錢。,但是這把唐刀,時喜知道無論如何,自己必須拿下,即使是走上殺人越貨的道路,她也不會手軟的,這種自私保命,是每個末日的人都必備的一項技能。

  “不好意思,這唐刀我也感興趣,我出十二萬!”

  又一個聲音加進來,周圍看好戲的人越來越多,王池和蘇婉不約而同的抿著唇眼光不太柔和的看著突然出聲時喜。

  中年男人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東西是家里祖傳的,他在外賭博欠了一屁股債,這才動了歪腦筋廢了好大的勁從家里那老不死的手里奪了來。他本來也是走投無路才隨口說了十萬,沒想到這群傻子竟然真的同意了,而且還有出更高的價格!

  “不…不許賣!”一聲蒼老嘶啞的聲音氣喘吁吁的從門口傳來。

  所有人都轉向門口看著來人,就看到一個衣著十分樸素的老大爺漲紅著臉扶住門框,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張大嘴喘氣著。

  就在眾人還沒緩過來這是演的哪一出,老大爺就踉蹌的走過來,伸出手顫抖的指著中年男子:“你…你這個不孝子?。?!老魏家的臉全讓你給丟盡了??!老祖宗的東西你怎么可以就這樣隨隨便便的賣了人,早知道有今天,我!我當初就該在你生下來的時候把你給掐死!”

  眾人一聽這話都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看向中年男子都目帶著鄙夷,中年男子此時也覺得丟了面子,對著自己的父親惡狠狠的道:“留著這破玩意有什么用,能吃還是能穿!”

  老大爺看起來被氣的不清:“你…你把刀給我拿來!把刀還給我!”

  最后的余音藏著痛苦的悔恨和點點哀求。

 ?。?。:

看過《在末世中茍一天是一天》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