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燕山謠 > 第二章 誰家忠仆

第二章 誰家忠仆

  因眼下公主府唯二的主子,清和長公主與丹陽郡主這對母女都怕冷,所以兩人的住處極近。

  出了丹陽郡主的齊雙閣,走上回廊后只需小半柱香即可到達清和長公主的明霞居。若直穿當中間隔的小花園,都用不上半刻鐘。

  更不用說,在全力奔跑下直穿過小花園,幾乎是眨眼就到。

  丹陽與紫竹剛從小徑穿出,就見另一條從二門直通明霞居的回廊上,有數個人影也匆匆向這邊來。

  “跟緊我?!?br/>
  丹陽只來得及囑咐紫竹這一句,就姿態端莊,腳下卻速度絲毫不減的快步行去,并先于那數人來到明霞居黑漆院門前。

  可她踏上石階后,卻并不抬手敲門,只站定,勻氣,轉身。

  行云流水的動作只用了不到一息,而下一瞬,丹陽氣定神閑的抬頭看向回廊時,果然見管家正領著數名披甲佩劍,聲威赫赫的將領,迎面走來。

  公主府的大管家孫廷忠,正邊為眾人引路,邊暗自沉思,及至到了近前才發現明霞居前竟還有人,且還是府中眼下唯二主子之一!

  “郡主?!您,您怎會在此?”

  孫管家一瞬有些心虛,但轉念一想又鎮定了。

  眼前人雖是主子,可到底年歲小,不知事,外加嬌寵太過又膽小。

  他想糊弄過去,并不是難事。

  可誰知,不等孫廷忠開口,他認定已被五大三粗的兵將們嚇到,大概只想逃開或躲起來的丹陽郡主卻先開了聲。

  “這些是什么人?孫管家無令卻私引外人入二門,真是好大的膽子!”

  丹陽如今還沒完全長開,個頭才到孫管家胸口,更是兩個都抵不上孫管家身后兵將一個的寬度。

  可如此瘦瘦小小,嬌滴滴的小姑娘,最后那聲斷然冷喝,卻讓孫管家身后的幾個五尺大漢都驀然一凜。

  孫管家正氣短,這一瞬又被丹陽的氣勢鎮住,本能的將要回稟長公主的話,順嘴溜了出來。

  “小人真不是隨意僭越,他們是來府上協查歹徒的御林軍將領?!?br/>
  “這個,咱們府門外,剛發生了一樁驚天命案!當朝宰相竟在上朝途中被歹徒刺殺,大門前已血流成河!一共死了足有……”

  其實,孫廷忠剛說了一句就已回神。但因不拿丹陽當回事兒,只當她是沒長牙的小奶貓兒一般。

  又想著既然開了口,索性將腹稿都說一遍過過嘴,一會兒再說第二遍時也能更順當,更聲情并茂。

  也因此,孫管家兀自沉浸,根本沒留意周圍。甚至在慣于刀口舔血的兵將們本能的察覺危機,不自覺的手按劍柄的檔口,他仍毫不收斂的對血腥場面的著力夸大和渲染。

  “夠了?!?br/>
  “……那血河,腥氣,嗯?郡主可有說什么?”

  孫廷忠正說得興起,忽聞冰寒透骨的兩字。雖沒聽清,卻渾身激靈靈一抖,倒是終于停住了舌頭。

  丹陽面無表情看著孫廷忠,目光寒意四射,其中早已殺氣凜然。

  孫管家雖沒體會過殺氣,可對眼下這一瞬僵硬如凝固冰湖的氣氛,以及丹陽郡主身上迫人的氣勢,還沒遲鈍到無知無覺。

  “……呃,郡主殿下,您看這么重要的事。您還是讓小人快帶人去稟了長公主,也好讓將軍們立刻搜查一遍,保家宅……”

  丹陽對孫廷忠的話充耳不聞,甚至早在他開口前就已轉開目光,冷冷看向其身后幾個魁梧大漢。

  “你們無名無姓?還是沒長耳朵,又或是聾子?”

  一時間,被盯住的幾人,都忍不住暗暗磨了磨牙。

  他們雖正急著辦案,且對這一戶的什么長公主與郡主也沒多少耳聞,更覺丹陽這話刺耳無比。但到底因對方是有封號的貴人,且眼見著又如此氣勢不凡,也不敢太輕忽了。

  兩相對峙一霎,領頭的虬髯漢子皺著眉大步上前,抱拳道:

  “在下洪澤,正四品中郎將,統領御前左禁衛,協領宮門戍衛。其他人都是在下的部屬下官,時間緊迫也無需再一一介紹。但凡有差錯,郡主只管找在下就是?!?br/>
  洪澤邊說著邊打量面前年歲不大,派頭卻不小的丫頭。

  而道明身份后,他索性也不去找正主,直接對丹陽開口道:

  “尊府外慶興街確有命案發生。在下職責所在,需搜查沿路各府以捉拿兇犯。雖有冒犯,卻也算為宅中眾人排除危險。不知郡主是否做得了主?若能,也可免我等粗人再去驚擾長公主?!?br/>
  孫管家見狀,眼珠一轉,不等話音落地,已插嘴道:

  “郡主!您有所不知,這要是刺客真暗藏咱府中,傷人事小,若一個不好弄成府里故意窩藏兇徒,那在外戍邊的駙馬爺和府中長公主都吃不了兜著走!”

  丹陽聞言,忽地呵呵一笑。

  眉眼彎彎的明媚笑顏,霎時讓暗夜都明亮了幾分。

  不過如此明朗的笑,這時看卻著實太詭異,甚至讓看到的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丹陽懶得管周圍人的目光與想法,只轉頭看定孫廷忠,笑贊道:

  “孫管家真是思量周到,又忠心耿耿?!?br/>
  孫廷忠聞言,之前一直提著的心立時落回原位,瞇眼笑著就要躬身辭謝。

  可腰才彎下一半,就聽頭上傳來一聲冷哼。

  “只不知,孫管家是誰家忠仆?”

  一語畢,丹陽徑自轉身,看向洪澤等人,利落道:

  “恕我孤陋寡聞,竟不知御前禁衛從何時起,連京城府衙的差事也要管?抓賊緝盜怎就成了本職?”

  一眼掃過幾個大漢瞬間或臉紅尷尬或目光游移的表情,丹陽卻緩和了表情,并笑著轉過口風。

  “當然,即出了命案,有眾位上門幫忙還是讓人心里踏實許多。只是,如今公主府只我和母親兩個女眷在,眼下又是天還未明時,請眾位手腳放輕些,也勿要亂闖亂撞抄家一般?!?br/>
  洪澤正擔心被拖延,還要惹一身麻煩時,哪知峰回路轉竟這般快?

  眼見事情要成,他忙忙的抱起拳,就要一口應下來。

  誰知,眼前小丫頭竟一側頭,沖他身后吩咐道:

  “所以,要有勞周嬤嬤親自走一趟,再選幾個穩妥人給幾位將軍引路并傳遞消息?!?br/>
 ?。?。:

看過《燕山謠》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