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燕山謠 > 第三章 幸虧及時

第三章 幸虧及時

  周嬤嬤先時見了丹陽郡主的傷手,便再顧不得其他。

  吩咐過丫鬟快拿她隨身的公主府令牌去請太醫后,誰知一轉頭,竟早沒了丹陽郡主的影兒。

  而馮嬤嬤只撂下一句,“郡主過于寬厚縱下,只怕我若不趁早去齊雙閣坐鎮,犯錯的丫鬟會掩藏了痕跡。既然周姐姐管了太醫的事,那妹妹這就去齊雙閣整肅規矩了?!?br/>
  一語畢,不等周嬤嬤回應,徑自帶著浩浩蕩蕩的仆從直奔齊雙閣??炊紱]多看一眼,丹陽郡主離開的方向。

  周嬤嬤看著兩邊漸漸消失的人影兒和燈光,忍不住一聲長嘆。

  她老胳膊老腿兒,想追上丹陽郡主兩人那是做夢,可眼下想派個人跟上去,護著丹陽郡主也一樣艱難。

  別說馮嬤嬤帶走的那些,眼下除了幾個宮中帶出來的自己人外,府中多數仆從都唯馮嬤嬤馬首是瞻。她就算能在附近立刻找到值夜的丫鬟仆婦,也難指使的動。

  好在,眼見著小花園中的燭光,搖搖晃晃卻很堅定的往明霞居去,她才稍放下心些。

  但轉念間,周嬤嬤又忍不住擔憂。

  若太醫被二門上的人刁難或故意攔截,那請來的再快,又有何用?

  這般一想,她哪敢再多猶豫?

  只得加快腳步,趕去平日請大夫過府常走的西北角門候著,好為太醫能及時進入后院保駕護航。

  也多虧有她開路,被“請”來的太醫過五關斬六將的總算沒耽擱太久。

  而在周嬤嬤終于將人帶入二門,連拉帶拽著飛速送往明霞居的路上,竟遠遠就見丹陽郡主的身影還在回廊之中,且好似正與人對峙!

  周嬤嬤霎時怒不可遏,撇下太醫飛奔著沖來。

  及至近前,她又吃一驚。

  與郡主對峙的竟都是男子,且除孫管家外,其余幾個竟是披甲佩劍的御林軍!

  雖遠遠看去,丹陽郡主舉止沉穩有度,氣勢凜然,一點兒沒怕不說,居然還隱隱有穩居上風的架勢。

  愕然,欣慰又好奇中,周嬤嬤心焦更甚。

  下意識禁聲,腳下速度更快也更輕,耳朵也都直豎起來。

  此時,孫管家與洪澤等人目光都集中在丹陽身上,且正背對回廊,根本沒注意身后有人匆匆趕來。

  尤其是孫廷忠,他突然被丹陽點破心思,一時驚得心慌氣短,腦中更是思緒紛亂。別說周圍環境,就是的丹陽之后說的話,都沒入耳了。

  這難道,是有誰暗中告了他一狀?

  其他都好說,眼下最關鍵的,告密者手中是否已有了什么切實證據……

  就在這時——

  “所以,要有勞周嬤嬤親自走一趟,再選幾個穩妥人給幾位將軍引路并傳遞消息?!?br/>
  丹陽忽地側頭揚聲,點將周嬤嬤。

  不管是才站穩,剛聽清了兩句的周嬤嬤,還是暗自惶然的孫管家,又或正高興可以放開手腳的洪澤等人都是一驚。

  孫管家與洪澤等人一愣后,瞬間轉頭后望,這才發現身后竟不知何時冒出三人!

  周嬤嬤則因被突的點名,以及身上驀地齊齊匯聚來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一僵。

  靜默一瞬后,眾人又看回丹陽郡主,表情各有不同卻都十分精彩。

  丹陽卻只視若無睹,看定周嬤嬤,笑問道:

  “嬤嬤可聽清了?”

  好在,周嬤嬤也是在宮中混老的人精兒,雖只寥寥數語,但結合眼下的氣氛與各人的表情,她胸中也已大致猜到一些。

  擔憂的看著丹陽郡主,卻也強令自己分清輕重緩急,邊躬身領命道:

  “郡主放心,老奴定辦的妥妥當當。您且自帶太醫入內就是,旁的不用掛心?!?br/>
  至此,丹陽才暗中緩了口氣,真心實意并滿懷敬意的對周嬤嬤頷首道:

  “辛苦嬤嬤了?!?br/>
  周嬤嬤連稱不敢,起身之時狠瞪孫管家一眼。

  定是這老貨又欺上瞞下的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才給府里招來這些兇神!

  要是駙馬爺還在府上多好,定饒不了這廝!

  但心中記掛著正事,周嬤嬤只瞪了一眼后就立刻收回目光。轉身擺手,恭敬有禮卻不失氣勢的要帶洪澤等人去二門外安排。

  孫管家則被這一眼瞪得,心肝兒一陣亂顫。

  難道這老東西,又發現什么了首尾?!

  相比于丹陽郡主,孫廷忠自然更忌憚周嬤嬤。當下也不去與丹陽糾纏,只打定主意跟著洪澤等人一起,再尋機私下與周嬤嬤打機鋒。

  這時,半只腳已邁入明霞居的丹陽,忽頓足轉身,在門外站定,又揚聲道:

  “嬤嬤且慢,還要一事。若有人要搜查二門內,除母親的明霞居不得驚擾外,別處嬤嬤可自行估量?!?br/>
  洪澤正思量這事兒,雖不喜丹陽的態度,卻著實欣賞對方的識大體與細致周到,不由在心底暗贊一聲。

  且因行伍出身,習慣了直來直去,既然欣賞又感激,當下也不計較那許多,直接抱拳搶話對丹陽道:

  “多謝郡主行此方便,今日莽撞得罪處,來日定再登門致歉和道謝?!?br/>
  丹陽大方受了一禮,也依禮頷首致意,告辭離去。

  可當進了明霞居,院門關閉后,丹陽再不復冷靜自持模樣。

  一把抓起老太醫的胳膊,差點兒將人拽的飛起,直沖向清和長公主的臥房。

  “郡主?!您,您慢著點兒!”

  可憐今晚一路被又拖又拽數次的老太醫,以及幾經心驚膽戰的紫竹。兩人陪著丹陽飛奔到臥房門前時,幾乎已去了大半條命。

  但驚嚇卻遠沒有結束。

  哐!

  三人才剛站穩,清和長公主的臥房門卻猛地被從內拽開。

  “快,快,快來人!去請……”

  丹陽不等慌得六神無主,跌出門外都沒看到他們的值夜丫鬟說完,直接拉起太醫,繞過人飛奔入內。

  與此同時——

  “太醫在此!去叫白芷,讓她開小庫房取百年野參,熬湯備用!明霞居前后落鎖,各處派人點燈值守,還有備清粥小菜,酥酪,松瓤卷。紫竹總攬,事后進來聽令!”

  下令的余音未斷,丹陽已拉著太醫消失在門前。

  兩人匆匆繞過寶瓶百寶閣,快步沖入簾幕低垂的次間。

  只有一盞燭火的昏暗中,只見清和長公主俯臥榻上,整個人卷曲著都快成弓成蝦米!

  眼見這一幕,太醫也是一驚。

  倒也不用丹陽再催,他兩步奔到榻邊,迅速把脈并抖開隨身的針灸包。

  “還好,還好。幸虧及時!一大一小有驚無險?!?br/>
 ?。?。:

看過《燕山謠》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