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燕山謠 > 第四章 汝家有女初長成

第四章 汝家有女初長成

  丹陽拽著太醫飛奔入內的同時,一連串兒的吩咐,迅速在空中炸響,快卻絲毫不亂。

  及至人影兒消失在門內許久,空中依然有余音回蕩。

  倒地的丫鬟還沒回過神,被委以重任的紫竹一把將人拉起,塞到終于追上來的守門丫鬟與仆婦懷中。

  她掃過呆愣眾人,暗中咬牙,厲聲喝問。

  “可都聽清郡主吩咐?”

  眾人一抖,愣愣點頭卻仍沒動作,只呆看著紫竹,好似一只只被驚雷炸暈的鴨子。

  不說郡主半夜硬闖明霞居,這已大大于理不合,她竟還帶著外人。等馮嬤嬤知道后,指不定有什么罰等著。

  郡主自己胡鬧也就罷了,只怕最后她們也要擔一個守門不力的罪名??!

  且剛剛那一番吩咐沒頭沒腦,這都哪兒跟哪兒呢……

  而清和長公主的貼身小丫鬟柳兒則正懵著,不知郡主怎么就像天降神兵似的,還不等她去找人請大夫,就帶著御醫及時雨般出現了!

  紫竹則在一連串兒驚嚇后,早已麻木并豁出去了。而將一切置之度外,她的腦筋也轉得更快。

  眼見眾人臉上表情糾結復雜,她心中怎不清楚各人此刻所想?

  府中各處仆從都只畏懼馮嬤嬤,平日里當差生怕被抓錯處,眼下郡主能不被趕出明霞居就算不錯了,還想指使仆從聽令辦差?

  正焦急間,她忽地急中生智。

  紫竹一抿唇,猛伸手向三人眼前狠狠一拍。

  啪!——

  突襲而來的氣浪與聲浪,驚得正胡思亂想的眾人又狠狠一抖,并紛紛仰頭后躲避讓,也因此緊盯向紫竹。

  這時,紫竹迅速叉腰,抬手,一指庭院。

  “那還在這兒愣著?欺郡主好說話嗎?陽奉陰違,抗命不遵的人什么下場,你們難道都忘了?若不想明兒個被馮嬤嬤罰跪碎瓦,現在,立刻,辦差去!”

  連珠炮似的喝令,讓眾人一呆,并下意識的順著紫竹手指望向庭院。

  昏暗又樹影婆娑的庭前,隨風搖擺的柳枝讓三人恍惚想起,馮嬤嬤剛入公主府協理庶務時,執鞭在此懲戒人的血腥一幕。

  下一瞬,三人一抖就腳下抹油似的飛奔而去,找人的找人,找物的找物。

  算了,反正天榻有高個的頂著!

  她們依令辦差,馮嬤嬤要找麻煩只管往郡主身上一推,與她們可沒什么相干。

  紫竹見眾人終于動起來,這才深吸口氣,心頭微松。

  但轉念間,她心里又沒了底。

  郡主今晚處處都透著不對勁兒,雖然也莫名讓人覺得很可靠。

  但這般興師動眾,究竟是為了什么?

  且不提這點,剛才慌張奪門而出的小柳兒,真的是要去找太醫嗎?就算真是,郡主又怎么未卜先知的?難道郡主不慎劃傷手,就是為了長公主?!

  一連串兒的疑問不停在冒出,紫竹心中不安的同時又好奇,忍不住頻頻轉頭,看向身后重紗掩映的昏暗門內。

  ————

  一門之隔,燃著芝蘭香的內室,隱隱有茶香四溢。

  為方便太醫施針,丹陽斜坐榻邊,半抱半扶著臉色清白,雙眼緊閉,牙關緊咬的清和長公主。

  “如何?可還有危險?”

  丹陽邊問,邊不自覺的又緊了緊抱著人的雙手。

  而正被抱著的清和長公主大概是疼的厲害,蜷縮成一團兒掩在錦被下的瘦弱身影不時顫抖。且能看出正一手緊捂肚子,另一手則緊抓著丹陽郡主。

  丹陽郡主雖嬌小玲瓏,年歲也不大。但這般氣氛下,太醫不時抬頭觀察清和長公主面色時,總會在不經意的一瞥間,錯覺那單薄的身影似一座巋然不動的秀麗孤峰。

  如此小小年紀,又是養尊處優未經風浪的孩子,能這般穩得住也是十分難得了。

  但即使看著再鎮定,眼見著血肉至親受苦,小姑娘開口時不用細聽也能發現尾音在發顫。

  吳太醫收回視線,微斂目嘆道:

  “眼下,是沒有大礙了?!?br/>
  邊收起銀,他邊起身擦著額頭的虛汗,斟酌著又抬起眼,對丹陽開口道:

  “老夫雖并不曾給長公主看過診,脈案更沒研判過。但僅憑眼下的脈象也能看出,殿下憂思過甚,以至脾胃失和氣虛羸弱。如今懷了身孕,月份又小,還深夜被擾,外加喝濃茶……”

  老太醫邊說邊搖頭,就在這時,一絲微弱沙啞,似一陣風就能吹散的聲音突兀響起,打斷了吳老太醫未說完的話。

  “有勞吳老,一點小事,就驚擾府上。今晚楠兒想必還有許多,失禮之處……”

  吳老太醫苦笑著抬手輕擺,先于要開口的丹陽郡主,止住了清和長公主斷續的,幾要耗盡最后一絲力氣的寒暄。

  “殿下不用客氣,還請以自身為重?!?br/>
  因長久的腹痛耗盡了體力,又模糊了時間的清和長公主,聞著身邊隱隱的血腥味兒,聽著吳老太醫這話,幾乎毫不猶豫就認定自己剛剛小產。

  雖混沌中覺得哪里不太對勁兒,但因沒更多精力細究,她也不再多問。

  似解脫又像遺憾般,深深嘆息一聲后,清和長公主緩緩松開緊抓著的,丹陽纖細的手臂。

  “吳老說的是,今日的恩情,且待登門拜謝。楠兒代我,恭送吳老出府?!?br/>
  吳老太醫邊起身告辭,邊捋須笑道:

  “殿下勿怪,且容老夫多聒噪兩句再告辭?!?br/>
  說著,他的目光已轉向丹陽,“您是真的好福氣,郡主小小年紀,卻已有這般氣度,臨危不亂,膽大心細。雖年少,卻也足可獨當一面了。您看在郡主份上,又何苦如此想不開?”

  吳老太醫話到此處時,欲言又止的看回清和長公主。但不等他再開口,忽有簌簌衣料摩擦聲漸近。

  “郡主,您吩咐的清粥小菜,還有松瓤卷兒送來了?!弊现穸酥嘲?,繞過百寶閣邊輕聲稟報,“其他參湯等物還要一會兒。白芷在屋外總攬,奴婢就進來了?!?br/>
  吳老太醫見狀,心底一嘆,拱手告辭道:“殿下切記,不可再憂思太過,或再受驚,動了胎氣。明日老朽再遣犬子,過府來為殿下調養?!?br/>
  此時,丹陽也正好與紫竹合力,扶坐起清和長公主,并低聲吩咐完紫竹。

  “娘先墊些清粥,一會兒您喜歡的酥酪就能送來。我去送過吳老太醫,立刻就回來?!?br/>
  丹陽匆匆交代過這一句,不等回答已迅速轉身,去追先一步離開的吳老太醫。

  焦急的背影,好像怕人插翅飛了一樣。

 ?。?。:

看過《燕山謠》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