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燕山謠 > 第五章 似是而非

第五章 似是而非

  天將破曉,卻也是一日內最暗的時刻。

  公主府一貫節儉,夜間為省燭火,除有人且必要的屋子外,無論是花園還是廊下一概不許點燈。

  丹陽追出來時,雖顯眼處的各屋都已有了亮光,但廊下與偏僻不引人矚目的地方還是一片昏暗。

  在外坐鎮的白芷正忙著調度,并給眾仆婦們批條子,讓其去小庫房領香燭等物,以按吩咐點亮明霞居內的每一處角落。

  眾人忙成一團,都沒注意無聲無息,突然出現在門邊的嬌小人影兒。

  丹陽迅速四下一掃,很快看到樹影婆娑間,吳老的背影正隨著掌燈小丫鬟,順著抄手游廊快要走遠。

  她雙眼一亮,也不叫人掌燈,拔足就奔了過去。

  “吳太醫?!?br/>
  雖然丹陽快步趕路時儀態不受影響,但因如今的身體還缺少鍛煉,這般急的走不了兩步后,氣息就難控制了。

  努力沉氣出聲,不失禮的讓吳老太醫停住腳步后,丹陽不得不站著努力勻氣了幾息,才再抬頭,淡笑著開口道:

  “我送您?!?br/>
  被叫住的吳老太醫毫不意外,甚至在丹陽勻氣的時候,他從容四顧,選定了庭院里一處有薄紗遮擋的觀景亭,才低頭對丹陽笑道:

  “老夫記得,公主府的人來太醫院時的說辭是,郡主受傷?!?br/>
  說著,他目光通透又慈祥的,笑看著丹陽道:“您的傷想必還沒處理,老夫這會兒

  也不急著回府,咱們先去那亭子里吧?!?br/>
  丹陽心底正擔憂出府的路太短,只怕想問的很多事都來不及。所以,她面上雖是一派平靜,舉止如儀,但腦中其實正焦躁的全速運轉。

  因此初聽這話,驚喜之下,她整個人霎時一松,一直無意識握緊的雙手也終于卸了勁兒。

  丹陽點頭笑的明媚輕松,一語雙關的誠摯道:

  “好,多謝吳老?!?br/>
  待進入觀景亭,打發了掌燈侍女去取凈水與火盆等物后,視野開闊的此處就成了絕好的密談之地。

  但不等丹陽想好如何開口,吳老太醫卻先慈和的笑著,道:

  “無論您想問老夫什么,且先將傷處讓老夫看看?!?br/>
  丹陽一愣,依言亮出傷手后,心中卻仍一徑盤算著該如何不失禮,又能一針見血的問出她的疑惑。

  直到掌心猛地傳來一陣火辣刺痛,才將她喚回當下。

  “嘶——”

  猛烈的疼來的太突然,毫無準備的丹陽忍不住狠狠倒吸一口冷氣。

  按傳聞來說,向來沉穩溫和的吳老看診,是出了名的讓人安心??蓮牟粫@般連招呼都不打,就下重手的……

  丹陽又疼又困惑,一驚之下都忘了之前想好的說辭。而剛一抬眼間,就撞入了一雙滿含怒火的眼。

  “郡主,不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就是這疼也是切切實實,一時半刻都揭不下去的。您怎可如此糟蹋自己?”

  吳老的語氣雖不嚴厲,但其中的怒氣任誰聽了都會想打寒戰。

  激烈的疼,撲面而來的怒火,卻讓丹陽笑了,笑的苦澀卻也釋然。

  “您說的對?!?br/>
  輕輕嘆息般開口后,她垂眸借著琉璃燈橘黃的燭光,看向已擦凈污血,被銀簪割破又被指尖無意識反復戳刺,已變得猙獰可怖如獠牙外露的血盆大口般的傷口,卻忽地放松了。

  “疼,的確很疼。但好在,還有時間!一定能有辦法……”

  丹陽說著,仰頭一笑,也再不多思量其他,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娘的情況,您說眼下無礙,那是否還會有滑胎以至性命難保的危險?”

  吳老剛被丹陽的笑震撼,且一頭霧水中,聽到后一句話又一呆。

  “郡主,您也太……”杞人憂天。

  但后半句不等出口,吳老已憶起這一路看到感受到的一幕幕,以及自己面前的小姑娘還不到及笄之齡。

  默默吐息一瞬,吳老再看向丹陽時,鄭重并嚴肅更甚。

  “郡主盡可放心,老夫以行醫幾十年的閱歷和名聲作保。殿下雖憂思過甚,但斷不至于危及性命,滑胎之像也穩住了。但若再不小心,只怕對殿下與孩子都會有不可逆的害處?!?br/>
  聽到這話,丹陽的面色卻并沒如吳老意料中的好轉,反倒愈加晦澀難懂起來。

  他正納悶兒,丹陽已又抬頭問道:

  “還有一件事,想請吳老不吝賜教?!?br/>
  鄭重其事的表情,讓吳老也越發端正了身姿。

  “郡主想問什么事,但問無妨。不過回答,老夫只能說盡量?!?br/>
  丹陽對此早已心中有數,聞言只點點頭,就直言道:

  “敢問吳老,對我娘的心結,可有什么頭緒嗎?”

  吳老雖也有所準備了,但當聽到這個問題后,也忍不住深深一嘆,搖了搖頭。

  丹陽沉了口氣,卻仍執著的問道:“您是真的不知道,還是不便宣之于口?”

  吳老聞言苦笑了一瞬后,抬眼直視著丹陽的雙眸,干凈利落的回答道:

  “這個問題的答案,郡主與其讓旁人來解惑,不如自己去探尋。自己親眼去看,親耳去聽,親自思考分辨,老夫覺得才是更好?!?br/>
  話到此處,去取雜物的侍女恰好也回返。

  吳老嘆息一聲后,轉過話頭,別有深意的道:

  “郡主有如此孝心十分難得,但想的再深再遠,也不如從當下著眼。不過這也只是老夫的愚見罷了,該如何做終究是要自己去考慮的?!?br/>
  吳老笑嘆著說完,起身取水凈了手,手法嫻熟的給丹陽上藥又包扎好后,還給她留下了兩瓶香玉白露,囑咐并告辭道:

  “此藥郡主換藥時,記得填進去,有去腐生肌的作用,日后也不會在手上留疤。老夫就此告辭了,郡主留步就好,殿下也還需要您回去照看?!?br/>
  丹陽全程都好似在神游天外,雙目全無焦距,聽到吳老告辭,才回過神來。

  適逢紫竹也找來亭子外,明霞居內已按她的吩咐安排妥當,白芷替了紫竹在屋中服侍。

  丹陽起身,對吳老輕笑道:

  “多謝您老,真是一語點醒我這夢中人。請恕我失禮,就只送您到明霞居的院門吧?!?br/>
  說著,抬起纖纖玉手,向亭外輕送,已恢復了進入這觀景亭前的從容沉著。

 ?。?。:

看過《燕山謠》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