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燕山謠 > 第六章 插手
  丹陽將吳老太醫送到明霞居外,囑紫竹將人送至正門后,便立即折返回清和長公主的臥房。

  “娘,感覺好些沒?”

  邁過門檻的一瞬,她已收起渾身的凝重,輕快無憂的一如上輩子的此刻,也如這年歲的少女該有的模樣。

  此時,清和長公主正倚坐在塌邊,小口喝著白芷喂來的碧粳米粥。

  翠綠且顆顆分明的軟糯粥粒,映著一旁的明亮的燭火,潤澤晶瑩的好似翡翠雕成。

  咕嚕?!?br/>
  食物的香氣彌漫在室內,丹陽聞著只覺懷念,本身并沒饑餓感。但顯然,她的肚子有自己的想法。

  清和長公主原正擺手,推開白芷遞來的湯匙,銳利的目光剛投射到丹陽身上,這一聲響雷般的腸鳴,頓時將她嘴邊的話全堵回去了。

  無奈默然一嘆后,遣退了白芷,側頭示意丹陽坐到身邊的床幾旁。

  “先來吃點兒東西墊墊,咱們再說話?!?br/>
  淡然的清亮嗓音傳來的一瞬,丹陽險些控制不住眼中的熱意。

  “嗯?!?br/>
  不著痕跡的應過一聲,她匆匆低頭,邊走上前邊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心緒,再抬頭時又是一張明媚嬌艷笑顏。

  默然用膳片刻后,丹陽才吃了小半個松瓤卷兒,一只汝窯天青瓷的蓋碗忽被推到眼前。

  清和長公主邊掀開冒著熱氣,還沒動過一口的酥酪,邊淡淡的開口道:

  “眼下沒什么胃口,這么放涼再熱也不好吃了。別糟蹋了東西,你都吃了吧?!?br/>
  聽到這話,丹陽忍不住撲哧一樂。

  攤上這般愿意口是心非,又容易害羞的母親,也怪不得自己小時候總被弄得云里霧里的莫名悲喜。

  但這么難猜的心思,栽跟頭的可不止她一個人,她爹好像也好不到哪兒去的吧?

  在模糊的久遠記憶里,極少回京的生身父親的模樣,她早記不清了。

  她仍記得,父親與母親相處時那副笨拙的,慌手慌腳的模樣。且直到眼下,也依然鮮明的印刻在她心底,并是上一世唯一能溫暖她,讓她開懷的事。

  不過,笑聲不等揚起,丹陽已本能般,用輕咳聲迅速遮掩了過去。

  神疲力乏的清和長公主,也因正垂眸想事兒,遲鈍了的敏銳神經連一絲異樣都沒覺察。

  但輕咳聲還是將人喚回了神,長公主不悅的的盯了丹陽一眼,輕搖頭道:

  “都多大了,吃東西還這么沒分寸。若再學不好規矩,就別再求我允你進宮去?!?br/>
  丹陽聞言一愣,眨眨眼后想起小時的習慣,便輕輕嘟了嘟嘴。

  本以為這小動作做起來會僵硬,或少許不自然,誰知竟還挺順手。

  啞然失笑的同時,她又忍不住茫然了一瞬。

  母親不提,她差點兒都忘了。在這段日子里,她進宮幾乎跟走城門一樣,偶爾還有太子親自來接的待遇。

  這真是,比正經的公主郡主還要招搖啊。

  雖說,她也是諭旨敕封的,如假包換的真郡主。但奈何血統上來說,她根本就不應有這份殊榮。

  清和長公主看女兒明顯神游天外,卻仍儀態端莊,速度還不慢的消滅了酥酪與松瓤卷之后,終于滿意的輕輕揚了揚嘴角。

  但當她的目光,落到丹陽包扎著的左手時,笑意頓時就凝住了。

  “吃飽了?那咱們來說說,今晚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寒霜般的嚴厲語氣,一瞬讓丹陽收了心,但面上卻越發放松。熠熠生輝的雙眼,中是讓人不容錯認的興奮。

  “我正想說,娘你聽聽,這事兒是不是太神了!”

  丹陽繪聲繪色的,將今晚的所有行動,都用夢中神人指點外加預先夢到的方式,忽悠了過去。

  就在清和長公主半信半疑,凝視著丹陽時,她又故作躍躍欲試的道:

  “娘,神仙還說我日后有劫,該早些學會掌家理事以求自保。您能不能,讓我接管府中庶務練練手?”

  長公主聞言,微微瞇眼,邊細細打量著女兒,邊開口問道:

  “你那夢里的事,可還有什么沒跟我說的?”

  丹陽嘿嘿一笑,“真是什么都瞞不過娘。仙人和我說,若是能學會理家,命定的緣分也就到了。對方不僅是我的良人,還英武才華過人,相貌也是一等一的!”

  這些話,自然都是她在胡扯。

  但也正因如此荒誕,且意外應和著她兒時跳脫無畏,又滿腦子春花爛漫的性子,才更能取信于清和長公主。

  果不其然,長公主聽到這話的瞬間,不知是松了口氣,還是被氣到無奈的,知大大嘆了口氣,就向后仰倒并輕擺手道:

  “若是這樣,隨你折騰去吧。只要別把公主府拆了,人情往來皆按舊例,其他都由得你?!?br/>
  只要女兒不是被有心人唆使了,在她還活著時,自然盡可縱著。且早學庶務,尤其是在這府里學掌家,對這孩子的莽撞性子也的確能磨礪一番。

  丹陽得了允準,只怕此事舊拖生變,立刻又趁熱打鐵的道:

  “娘,那我今日就能接手了嗎?”

  清和長公主聞言,立刻柳眉倒豎,瞥了眼丹陽,淡淡道:

  “今兒好好睡過一覺后,明個再來我這兒領賬冊對牌?!?br/>
  丹陽見狀,心知今日想走馬上任是絕無可能,當下也不硬犟。笑瞇瞇的起身答應,就轉身腳步輕快的出了屋。

  只是,當她來到廊下,冷硬凝重的氣息又再次由內而為的,包裹住了她的全身。

  且當目光掃到之前與吳老密談的觀景亭后,丹陽的腳步霎時就頓住了,并側身回望來路盡頭的,清和長公主起居的正堂。

  早已送人回來,等在門外的紫竹,此時正跟在丹陽身后。這般突兀的轉向,讓她差點兒反應不及。與丹陽撞個滿懷。

  “郡主?”

  險險停住腳,紫竹才開口探問,還不等話音落地,面前的人已下了令。

  “去吩咐備車?!?br/>
  “哎?備什么車?郡主這么早要去哪兒?”

  丹陽卻恍若未聞般直接轉身,邊走邊又補充道:

  “不用更衣,車上有常備的梳妝匣,你幫我簡單梳洗一下就好?!?br/>
  紫竹聞言,低聲應是,卻又忍不住邊緊跟上丹陽,邊喃喃道:“可是,那個,馮嬤嬤還在……”

  丹陽聽到這話時,才終于停了腳。

  轉身回望紫竹,揚唇輕笑道:

  “我知道,她還在齊雙閣,且正逞威風。但不急,如今還不是時候。眼下有件事,更需我去插下手?!?br/>
 ?。?。:

看過《燕山謠》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