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五千四百九十九章 子樹的反哺之秘

第五千四百九十九章 子樹的反哺之秘

  楊開哪知烏鄺這豐富多彩的經歷,只以為對方一直躲藏在破碎天中,聞言極為訝然:“你去了空之域戰場?”

  烏鄺傲然道:“本座戰功卓著!在你們大衍軍中,也是出了名的人物?!?

  他一副嘚瑟的模樣,楊開看著好笑,擺擺手道:“閑話稍后再說,你且隨我來?!?

  雖然他還有許多事想要問問烏鄺,更有那一件至關重要的計劃需他配合,可楊開沒忘記,這浩瀚寰宇,還有幾座完好無損的乾坤世界等他煉化。

  話落時,探手朝烏鄺抓去。

  烏鄺略做猶豫,倒也沒抵擋,這家伙自成名之日起,便是人人喊打的角色,無數年來早就養成了世人皆敵我獨尊的性格,可這世上若說還有誰他愿意相信的話,那恐怕就只有一個楊開了。

  當年也是楊開悄悄地帶著他,將他送去了破碎天中,否則他恐怕至今都要窩在新大域不敢露面,畢竟萬魔天的裴文軒可是死在他手上。

  空間法則跌宕,烏鄺只覺一陣乾坤顛倒,等再回過神時候,人已到了一處莫名之地。

  楊開吩咐一聲:“你且留在這里養傷,我回頭再來跟你說話?!?

  轉過身就不見了蹤影。

  烏鄺對此見怪不怪,楊開這家伙精通空間法則,如今修為又比他強出一品,他確實難以窺破對方行蹤。

  轉頭四下打量,一眼便見得面前一顆巍峨巨大的參天大樹,那大樹似乎是生了什么病,有些病懨懨的,就連樹上的果子,大多都已經敗壞。

  烏鄺皺眉,凝神打量,隱約覺得,面前這顆大樹……自己貌似在什么地方見到過,并且彼此之間還有一些不太愉快的體驗!

  另一邊,楊開再次趕至一處完好的乾坤外,這一次煉化倒是順風順水,沒甚波瀾。

  將那一界煉化成天地珠,楊開再次返回太墟境,見得烏鄺正盤膝坐在世界樹面前,瞪眼打量著。

  他也不去理會,依舊借助世界樹的中轉,啟程前往下一處乾坤所在。

  如此三番兩次,總算將所有還完好無損的乾坤世界全部煉化完畢。

  待楊開最后一次返回太墟境的時候,入眼所見,不禁大吃一驚,只見那巍峨參天的世界樹竟不知為何消失不見了,烏鄺這家伙正抱住了一個身形矮胖老者的下半身,一副死乞白賴的樣子,口中似乎還在哀求什么。

  這老者頭上一蓬茂密毛發,看起來像是一根根枝條垂下,那枝條上,還結出了數不盡的果子。

  老者的下半身也沒有雙腿,而是由無數根須組成的怪異存在。

  楊開雖沒見過這老者,可一眼便看出是世界樹所化,畢竟那頭頂上的枝條和下半身的根須太明顯了。

  讓他吃驚的是,世界樹竟能化成這么一副模樣,之前他可沒有遇到過。

  老者手中還持著一根拐杖,此刻正怒容滿面,拿著拐杖狠砸烏鄺的腦袋,把烏鄺砸的滿面流血,狼狽不堪。

  繞是如此,他也緊緊抱著老者的下半身不松手,楊開甚至還感覺到他在催動噬天戰法。

  見得楊開現身,烏鄺驚喜交加,大喊道:“楊小子,這是世界樹,速來助我煉化了它!”

  他也是花了好久才認出這竟是傳說中的世界樹,如此重寶當前,烏鄺哪忍得???

  這些年來,連墨之力都沒有放過的他,當即便以實際行動表示,要將世界樹給煉化了,若真叫他成功做成此事,那他定然可以一步登天。

  到時候莫說墨族域主,便是王主當面,他也能隨時吞之。

  若他還有七品開天的修為,未必就會這般狼狽,可這里是太墟境,不拘幾品到此,都難以催動小乾坤的力量,頂多只能發揮出帝尊境的實力。

  區區一個帝尊境,在世界樹面前哪能翻出什么浪花。

  老樹手中的拐杖砸的烏鄺暈頭轉向,他卻是一副死也不撒手的架勢,將老樹抱的緊緊的。

  老樹下半身的根須也是如萬千道鞭子,抽打著他,打的他皮開肉綻。

  正糾纏不已的時候,楊開回來了。

  老樹當即就委屈起來:“小子你怎么把這種人帶過來了!”

  老樹也是害怕極了,在他漫長的生命歷程中,這種事不是第一次出現,很久遠的年代中,其實是出現過一次的。

  那一次,那個叫噬的家伙,見了他也是這般德行,叫囂著要將他給了煉化了,他慌的一匹!

  那一次,噬催動的功法,與眼前這人催動的如出一轍。

  老樹立刻明白,眼前這個家伙絕對跟噬有什么關系,要不然沒道理連功法都一般無二。

  面前一幕讓楊開也無語至極,他連忙走上前去,一把掐住了烏鄺的頸脖,稍一用力,將他給提溜了起來。

  老樹得以抽身,連忙躲到遠處,大大地松了口氣。

  被楊開提在手上的烏鄺轉頭看他,面無表情,淡淡道:“本座好歹也算是你長輩,你便是這么對我的?放我下來!”

  被人這么提溜著,他不要面子嗎?

  楊開依言將他放下,不放心地叮囑一聲:“你莫亂來!”

  烏鄺若無其事地整了整自己散亂的衣衫,若不是臉上的淤青和血跡,倒也沒那么狼狽。

  “你為何不受此地限制?”烏鄺好奇問道。

  他一身修為被壓制到了帝尊境的程度,可楊開分明沒有受到壓制,依然能發揮出八品的實力,否則也不可能輕而易舉地將他提溜起來。

  楊開道:“我煉化諸多乾坤,得樹老認可,自然不受制約?!?

  烏鄺若有所思。

  楊開又看向老樹,嘖嘖稱奇道:“您老還能化形呢?”

  能化形,能說話,那之前跟自己交流的時候,使勁搖晃個樹身是什么意思?

  老樹道:“老夫好歹活了這么多年頭,能化個形有甚奇怪,倒是你,帶他過來干什么?快快把他帶走!”

  盡管烏鄺的修為只有帝尊,可他待在這里,老樹總沒有什么安全感。

  楊開道:“馬上就走,不過樹老,在走之前,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老樹一臉警惕地瞧著他:“你且說來看看?!?

  楊開沖他一躬身:“墨族大舉入侵三千世界,我人族不得已退守星界,為給后輩弟子們爭取成長的空間和時間,諸多九品戰死空之域戰場,如此才有眼下局勢,晚輩懇請樹老垂憐,賜下些許子樹,為我人族培育英才!”

  老樹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楊開一開口什么不情之請,他便有所猜測了。

  略一沉吟道:“你想要多少?”

  楊開想了一下,見得烏鄺在一旁給他悄悄比劃了個手勢,當即道:“百條根須,應該夠用!”

  烏鄺輕輕吸了口氣,暗暗驚佩楊開的獅子大開口,他比劃的明明是十。

  老樹呵呵一笑,神態和藹:“年輕人真有意思,你管百條叫些許?不如你讓旁邊之人將老夫煉化算了?!?

  烏鄺立刻上前一步,表示固所愿也,不敢請爾!

  楊開試探道:“那九十?”

  樹老氣咻咻道:“你可知老夫每割舍一條根須,都會元氣大傷。老夫之身干系這整個三千世界的乾坤世界,老夫元氣大傷,反饋到那些乾坤世界,同樣會有損這些世界。更何況,你不懂子樹反哺之妙,方才有這獅子大開口,若是懂得其中玄妙,便不會有這無稽要求了?!?

  世界樹子樹的反哺之妙楊開還真沒有深思過,他只知道子樹對小乾坤中的生靈有莫大好處,可哪里想過其中的緣由。

  如今聽老樹之言,這其中似乎還有一些說道。

  當即謙虛道:“還請樹老賜教?!?

  老樹深深地瞧他一眼,這才開口道:“老夫之子樹能反哺一界,并非子樹本身玄妙,而是子樹與老夫本身息息相關,子樹從老夫本尊這里抽取了其他乾坤之力,孕養其所在一界而已,而這種抽取還不能影響其他乾坤的發展?!?

  楊開恍然道:“樹老的意思是說,星界如今之所以那般繁榮,是因為抽取了其他乾坤世界的力量加持己身?”

  老樹頷首:“正是如此?!?

  楊開還是頭一次聽說這種事,不過此事由世界樹說起,顯然不會作假。而且細細想來,這個說法也站得住腳。

  “如此說來,子樹這東西并非越多越好?”楊開立刻反應過來,子樹的功效強大并不在于本身,那反哺之力其實也并非是子樹提供的,而是抽取其他乾坤世界的力量得來,這種抽取不是沒有限制的,是在不損害其他乾坤發展的前提下。

  若只有一棵子樹的話,這種反哺會很強大,可若是兩棵子樹,那反哺之力也會一分為二,數量越多,能夠分攤到的反哺之力就越少,畢竟三千世界的乾坤世界總量擺在那。

  怪不得樹老方才說他若懂得其中玄妙,便不會有那無稽要求了。

  若子樹的玄妙是因為抽取了其他世界的乾坤之力,那要太多的子樹確實沒甚大用。

  他忽然又想起一事:“那在武者小乾坤中的子樹呢?”

  老樹道:“自然也是這個道理,你的小乾坤中也有子樹,之前你難以察覺,如今你煉化了這諸多乾坤,若靜心感知的話,必能窺探究竟?!?

看過《武煉巔峰》的書友還喜歡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